-

“哦,如果我告訴你,雲溪、穀刹兩大仙州已經被攻陷了,我方聯軍正分兵往浩章七十二連城方向進發,你還會不會堅守立場?”

幽仲此言一出,不單單章磊,城主府大廳裡所有人麵色齊齊大變。

每個人都是一臉震驚的表情。“雲溪仙州和穀刹仙州,乃是正道頂級大宗浩然閣管轄的地盤,怎麼可能這麼快被攻陷?禦鬼門的小鬼,你彆在這裡妖言惑眾,以為這種假訊息能騙得了我們麼?

一個城主府高手立刻出聲怒斥。

其他人也是紛紛質疑。

如果幽仲說的是其他仙州,他們或許有可能相信,畢竟邪道大軍確實來勢洶洶。

而且浩章七十二連城遠離戰場,訊息不如來自禦鬼門的幽仲靈通。

但雲溪、穀刹兩大仙州深處正道腹地,有浩然閣高手和坐鎮,還佈下了各種防禦陣法,被攻破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章磊鎮定問道:“幽少,你說的這個訊息,有何佐證?”

幽仲冷笑著不說話,隻是拍了拍手。

他身後一個鬼修手下走上前,雙手端著一個黑乎乎的盒子,當盒子打開的那一瞬間,血腥味充滿整座大廳。

眾人看到盒子裡麵放著的東西,全都驚呆了。

因為裡麵放著的,赫然是一顆血淋淋的人頭!

“是雲溪仙州最德高望重的風道長!”章騰認出人頭身份後,不禁倒抽一口冷氣。

幽仲的那個鬼修手下陰測測說道:“三個月前,這個牛鼻子老道就被我們邪宗高手秘密暗殺,之後雲溪仙宗正道兵敗如山倒,你們猜猜抵抗了多久?”

城主府的高層們全都說不出話來了。“章城主,要不要聽一下另一個更加重磅的訊息?”幽仲一邊說,一邊示意手下將盒子收起來,“哦,也許不用我親自告訴你們了,三個月時間,傳也該傳到這裡

他話音剛落,章磊身後一個心腹突然麵色微變,靠近章磊傳音幾句。

如幽仲預料的那樣,章磊聽完後徹底不淡定了。

“父親大人,發生了什麼大事?”章騰隱隱有一股不妙的預感。

章磊儘力壓住內心的驚濤駭浪,好一會兒纔開口回答:“浩然閣突然宣佈退出正道聯盟。”

“什麼?”

全場一片驚愕。

“為什麼?”章騰完全無法理解。

章磊苦笑著搖搖頭,如果他知道為什麼,那就不會這麼震驚了。

但他隻要稍微猜想一下,就可以猜到浩然閣肯定出於某種重大原因,甚至受到妖魔一族威脅,有什麼致命把柄被對方拿捏,不得已退出。

“章城主,現在我們可以談一談了麼?”幽仲說話間,把玩著手上的一個茶杯。

章磊彷彿泄了氣似的,有氣無力道:“幽少想談什麼?”“我知道你剛剛答應和正道各宗聯手,在城外佈防大陣;這樣浩章七十二連城就能成為正道聯盟的大後方補給點,現在我想要你們裡應外合,等我們的聯軍攻過來

時,你派心腹高手在背後對正道各宗發動偷襲,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聽幽仲說完,章騰氣憤的否決道:“不行,這樣會死很多人!”

“騰兒,這裡冇有你說話的份,出去!”章磊立馬低喝一聲。

章騰還想說點什麼,一個輩分高的修士將他拉了出去。

章磊內心暗鬆一口氣,又看回幽仲:“幽少,你提的條件,我們可以答應你,但你也要答應我一件事情。”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隻要你出色完成裡應外合的任務,你的家族將會獲得五大邪宗的認可,五大邪宗保你永世掌禦浩章七十二連城。”

幽仲這句承諾,讓章磊徹底放下心來。

不過幽仲接下來的話語,卻是陰氣森然。

“對了,聽聞你章家有一位天生陰牛之體的煉體天才……”

“幽少,你說的是我的一個侄子,名為章晝。”章磊聽幽仲的語氣,內心頓覺不妙。

“我最近正好需要煉製一具太陰力屍,你這個侄子的體質可是絕佳的煉屍材料。”

幽仲說話間,那股陰寒之氣令整座大廳溫度驟降。

“這……”章磊內心把幽仲罵了一萬遍,又覺得十分屈辱,但他幾乎冇有過多猶豫便做出了決定。

畢竟這可是關乎到整個章家的命運。

……

一天之後,浩章七十二連城城外東去十裡,某片山脈之上。

陳軒和十來個散修以及一些來自不同正道宗門的弟子,正沿著上道走上山頂一處寬廣平台。靈鏡宗天才張淩,就站在山頂平台懸崖邊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