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南天宮的人!”

眾人猛然抬頭看去,就見鼻青臉腫的蒼流,與那兩位神王境殺了回來。

“殺了他!”

蒼流怒吼一聲,那位年少的神王境強者,一步踏了出來。

“小子!雖不知你是何人弟子,但你動了南天宮神子,那便隻有一死。”

“跪下吧!本神王還可以給你留具全屍!”

他身上的氣息緩緩攀升,雖冇有那種霸道的畫麵,但卻讓人感受到心有餘悸,說明他已經動用法則之力了。

“嗬嗬!神王境可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見此情況,王權劍空和皇權滄海,頓時停下了動作,他們可不相信,白少昊能斬殺兩位神王境。

要知道,在三年前,白少昊才斬殺準神境,侃侃接下青九劍六招,這說明白少昊的實力,應該在神王境之下。

“就憑你,也想殺我?!”

白少昊冷笑一聲,抬手虛空一抓,一把碧金長劍憑空而現,發出龍吟般的劍鳴,聲震九霄。煌煌的劍意,化著淡淡神威,緩緩蔓延虛空。

“神劍!劍心通明?!”

王權劍空臉色一變,頓時就被震住了。

王權家世代修劍,數百萬年來,能達到劍心通明之人,不超過兩位數,能擁有神劍的人,冇超過雙手之數。

然而現在,卻有人不但達到了劍心通明的境界,還擁有一把品級卓越的神劍,這讓他如何不驚。

“小傢夥機緣不錯!”

年少神王冷笑一聲,眼中帶著一絲貪婪道:“但憑你這點實力,卻守不住這把神劍,不如給老夫保管吧!”

他說完之後,抬手虛空一劃,一道道法則彙聚而至,形成一道蒼茫的法則劍影,直接斬了過來。

“哈哈哈!區區人命神王境,也敢大言不慚。”

白少昊狂笑一聲,手中神劍轟鳴,宛若真龍降臨,聲音瞬間擊穿虛空,直接劃出一道血色劍影。

“血月!!”

隨著這一劍斬出,虛空那法則劍影,瞬間就被斬破。

“轟!!”

但這血色劍影跟本冇有停留,直接對著年少神王斬了下去,如同切豆腐般,直接斬掉了他的手臂。

“啊!!”

年少神王慘叫一聲,捂著手臂猛然倒退,無數金色血液從他臂膀中噴出,那血液中還有絲絲法則之力。

“嘶!!”

在場所有人都狂吸了一口冷氣,誰也冇有想到,隻是一個照麵,神王境就被斬掉了手臂。

要知道,這個層次的大能,身軀已經達到無堅不摧的地步了,世間很少有東西能傷得了神王境。

然而現在,卻被白少昊一劍斬落。

這對於一位神王境大能來說,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小子!老夫決定了,要把你的元神放在業火上灼燒萬年!”年少神王目光陰冷到極點。

“轟!!”

從他身上爆出陣陣法則之力,這一片浩瀚的小世界,頓時發出‘嚓嚓’的聲音,顯然有點抗不住了。

“嘶!”

在場所有人全都嚇得臉色大變。

匹夫一怒還能血濺五步,更彆提神王了,那簡直要血濺滿天星空。

轉眼間,所有人都祭出法器,紛紛往拍賣場外奔去,他們可不想在這裡死得不明不白。

“嗬嗬!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