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連幾天搶到摧毀皇城的獎勵讓葉洛、煙花易冷、長河落日等人乃至縹緲閣的整體實力有了較大幅度的提升,特彆是葉洛的【飛天之翼】升階以及明日會獲得摧毀皇城之後的獎勵,這讓破浪乘風等人自信心大漲,在他們心中應該可以攻下澳服的那座超級幫會駐地了。

聞言,眾人也都振奮起來,黑白棋慌忙道:“冇錯,這幾天來我們的實力可是有了極大幅度的提升,特彆是如今葉落又搶到了摧毀皇城的獎勵以及【飛天之翼】升階使得他的裝備水平大幅度提升,憑藉這些我們定然能攻下澳服的超級幫會駐地。”

“應該可以了。”坐上琴心接過話茬,她一邊說著一邊看向眾人:“不僅僅我們幫會的實力有了較為明顯的提升,我們聯盟大部隊也摧毀了一些皇城以及占領了多座幫會駐地後實力有了明顯的提升,再加上我們聯盟所囤積的【群體祝福卷軸】等殺手鐧攻下澳服的那座超級幫會駐地應該冇有太大問題。”

“對了,敵方聯盟有多座皇城被摧毀也使得他們的整體實力大幅度削弱繼而跟我們聯盟的實力差距拉大了很多,這也使得我們有很大機會攻占澳服那座超級幫會駐地。”坐上琴心補充道。

沉吟片刻,煙花易冷淡淡道:“如你們所言,多消耗一些【群體祝福卷軸】還是有很大機會攻占澳服幫會駐地的……”

“煙花,你是同意攻打澳服的那座超級幫會駐地了?!”破浪乘風激動地打斷了煙花易冷的話:“太好了,明日之後我們應該就可以占領敵方聯盟的一座超級幫會駐地了,嘿,如果不是摧毀北非服以及海灣服皇城更為重要,明日我們就可以對澳服的那座超級幫會駐地動手。”

卻不想煙花易冷搖了搖頭,道:“不,後天不成,還要再多拖延一天。”

“為什麼還要多拖延一天呢?”六月飛雪疑惑不已:“明日我們定然能將北非服以及海灣服皇城摧毀,對了,我們還能再一次將澳服皇城摧毀,這能對敵方聯盟再一次造成重挫,特彆是能打擊澳服玩家的士氣,之後我們再想占領澳服那座超級幫會駐地自然就容易了很多。”

“煙花是想再將韓服、加服、印服等服務器的皇城摧毀之後再對澳服的超級幫會駐地動手吧。”雖然是在猜測,不過葉洛語氣卻頗為篤定:“之所以如此是因為韓服、加服等服務器是遊戲大服,他們的整體實力還是很強大的,特彆是暗夜、五彩神牛、紅色巨鷹等人在冇有受到整體屬性削減15%的懲罰的情況下他們能對我們造成較大的阻力,特彆是攻打超級幫會駐地的時候他們定然會全力攔阻,所以摧毀韓服等服務器的皇城會讓我們之後的行動更加順利。”

“煙花,你真的是這樣的打算?”黑白棋滿是期待地看向煙花易冷,看到後者點頭之後她激動起來:“嘿,不就是再將韓服等服務器的皇城摧毀嘛,倒也簡單,畢竟那個時候敵方聯盟的整體實力跟我們已經拉大了很多,今日我們尚且能輕鬆摧毀,後日的時候就更冇有什麼問題了,之後我們自然就可以對澳服的那座超級幫會駐地動手了。”

“不,後天的話我們要想方設法多摧毀一些皇城,或者說能摧毀多少座就摧毀多少座。”煙花易冷臻首輕搖,看到眾人驚愕後驚喜的神色,她繼續道:“雖然摧毀這些服務器獲得的獎勵並不多,甚至還有可能入不敷出,不過將之摧毀能大幅度削弱敵方聯盟的整體實力,這能最大限度提升我們占領超級幫會駐地的機率。”

“嗯,冇錯,還是按照穩妥的辦法來。”三昧詩接過話茬:“畢竟一旦我們對超級幫會駐地動手敵方聯盟定然會動用刻意保留的【群體祝福卷軸】等殺手鐧道具,誰也不知道他們保留了多少,所以為了更加萬無一失我們要儘可能多摧毀一些幫會駐地。”

“最重要的是以我們現在的實力倒也有很大的機會在一天內多摧毀他們一些皇城。”三昧詩補充道。

“可是東京神話他們也學聰明瞭,他們在我們攻城的時候會刻意保留組合類裝備覺醒技能,而後在我們兵分兩路動手的時候再施展,最重要的是他們在逼出我們的組合類裝備覺醒技能之後還會再去攔阻我們聯盟大部隊,這就讓我們多浪費了一些組合類裝備的覺醒技能。”坐上琴心想到了這個問題,一邊說著她一邊看著煙花易冷、葉洛:“我們要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如果解決不了這個問題的話怕是我們一天內依然隻能摧毀他們3座皇城。”

聞言,眾人也想到了今日東京神話他們所耍的手段,他們很清楚坐上琴心的擔心不無道理。

“其實今天之所以被敵方聯盟耍主要是因為我們冇想到他們會這樣做,既然想到了那麼自然就有辦法應對了……”半夜書道,不過他還冇說完就被打斷了。

“該不會是跟聯盟大部隊聯手吧。”破浪乘風脫口而出:“雖然這種辦法能很好應對敵方聯盟耍這種手段,不過跟聯盟大部隊聯手那麼我們縹緲閣的收益就會減少很多,這對我們來說可是很不利的,更何況我們聯手之後就不能兵分兩路了,如此敵方聯盟也能集中兵力守城,這種情況下冰封兩路的優勢也就不能發揮出來了。”

“倒也不用跟聯盟大部隊聯手,繼續單獨行動就可以多摧毀敵方聯盟一些皇城。”葉洛道,看到破浪乘風等人疑惑的神色,他並冇有賣關子:“因為多座皇城被摧毀而使得敵方聯盟的整體實力跟我們拉大了很多,特彆是獲得獎勵之後我們的整體實力變強了很多,如此在每一日跟聯盟大部隊聯手攻打第一座皇城的時候我們冇有必要消耗那麼多組合類裝備覺醒技能了,比如我們可以保留5個乃至更多組合類裝備的覺醒技能,而保留了這麼多組合類裝備覺醒技能後我們自然能憑此摧毀敵方聯盟更多皇城了。”

“嗯,這倒也是,畢竟今日在東京神話他們保留2個組合類裝備覺醒技能的情況下我們就是以摧枯拉朽之勢摧毀了他們的皇城,也就是說我們縱使再少施展兩個組合類裝備覺醒技能也能成功摧毀他們的皇城。”破浪乘風點頭,看到很多人附和之後她繼續:“如此明日攻城的時候我們自然可以少施展一些組合類裝備的覺醒技能,大不了多使用幾個【群體祝福卷軸】,反正我們聯盟囤積的卷軸太多太多了,完全可以利用一些卷軸代替組合類裝備的覺醒技能。”

對此,眾人都深以為然,不過他們又想到了另外一個問題——如何應對東京神話他們在施展組合類裝備覺醒技能後撤走繼而攔阻另一隊人馬的問題,畢竟這還是會讓中服一方聯盟多浪費一些組合類裝備的覺醒技能。

“其實這個問題也不是不能解決。”半夜書道,也不待破浪乘風再一次阻止他繼續:“那就是在東京神話他們對著我們施展組合類裝備覺醒技能的情況下我們冇有必要一下施展2個組合類裝備覺醒技能,隻施展一個應該就夠了,特彆是到時候我們可以多使用幾個【群體祝福卷軸】。”

“可是如果敵方聯盟施展2個組合類裝備覺醒技能或者更多的話我們隻施展1個那我們不見得能占據上風。”六月飛雪嘀咕道,稍稍一頓她繼續:“而且就算我們隻施展一個組合類裝備覺醒技能的情況下敵方聯盟的人也可以撤走繼而去攔阻我們聯盟大部隊,這依然會讓我們聯盟多施展一些組合類裝備覺醒技能。”

“今日的話我們不會占據上風,不過明日就不見得如此了。”長河落日很難得的發表了自己的意見:“因為明日我們的整體實力要比今日強大一截,而敵方聯盟的整體實力卻要削弱一些,特彆是我和葉大哥都會獲得摧毀皇城的獎勵,這會讓我們幫會的整體實力提升太多了,如此就我們比敵方聯盟少施展1個組合類裝備覺醒技能也定然能占據上風,特彆是我們可以適量增加一些【群體祝福卷軸】。”

“另外,隻要我們還能保留組合類裝備的覺醒技能那麼我們就有很大機會再摧毀敵方聯盟其他服務器的皇城,相信我們聯盟大部隊那邊也是這樣。”長河落日補充道。

“雖然東京神話他們頂著組合類裝備覺醒技能狀態撤走依然能逼得酒神大叔他們那邊施展組合類裝備覺醒技能,不過在我們不準備跟大部隊聯手的情況下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坐上琴心點頭,她一邊說著一邊看向眾人:“最起碼明日的話我們最少能摧毀敵方聯盟4座皇城,這會進一步拉大我們聯盟之間的差距,如此後日我們定然能將加服、印服等敵方聯盟最主要的一些服務器皇城摧毀,之後我們再想對澳服超級幫會駐地動手自然就更有把握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