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秋兒很是不忿:“王爺,側妃亂說,我家小姐纔沒有……唔……”話音未落,她就被一個婆子捂住了嘴。

“秋兒!”

沐雲西氣得上前推了霍霖封一把:“有病吃藥,冇病就滾,拴好你的側妃,憑什麼欺負我的丫頭?”

冇想到霍霖封的肱二頭肌格外的堅硬,沐雲西被生生震退了兩步,感覺手腕都折了。

沐雲西看著上官秋雨臉上得逞的笑意,再看看一院子的侍衛下人,弱小的秋兒和自己……打是打不過了,不過這個王爺似乎不太在意綠帽,應該不會怎麼樣吧?

霍霖封後退兩步,推開上官秋雨,對她說:“你管家,你自己解決。”

上官秋雨頓時就笑了,她高高昂起腦袋,指著沐雲西道:“王妃就是太閒了,纔會整日胡思亂想。”

“從即日起,王妃就負責倒整個王府的夜香吧,還負責清洗所有的恭桶。”

沐雲西一臉震驚,也就冇看到霍霖封突然下沉的臉色,上官秋雨更不知道,她身後的霍霖封冷冷的掃了她一眼。

“如果你不願意……”霍霖封話還冇說完,沐雲西就炸了。

“狼狽為奸,狐假虎威,一丘之貉!虧我還以為你是好人!我願意,我可願意了,我是不會求你們的!”

被一頓輸出的霍霖封臉上有點空白,但看著沐雲西拚命跳腳的樣子,他眼中又露出一點笑意來。

“既然你願意,那就這麼定了。”

直到院子再度空空蕩蕩,秋兒哭著撲上來,沐雲西纔回過神來。

“我願意,纔怪!”

“霍霖封,你個大混蛋,我一定要休了你!”

女子報仇,十年不晚!霍霖封,你給我等著!

無論事後如何暴跳如雷,沐雲西被罰倒夜香的訊息,還是迅速傳遍了全府,許多人都幸災樂禍,想看高高在上的王妃出醜。

上官秋雨更是吩咐丫鬟把她屋裡的恭桶想辦法裝滿,等著教訓沐雲西一頓。

“哼,想看我的笑話,好啊,看誰能笑到最後。”

沐雲西穿上秋兒為她準備的粗布衣,提著一隻大桶就去了上官秋雨的院子。

秋雨閣以前叫雲煙閣,沐雲西剛嫁過來的時候,看到匾額上的“雲”字,還高興了好一番,以為是霍霖封特意為她準備的。

誰知上官秋雨一來,她就被趕去了偏院。

“秋雨閣,嗬!等會兒我讓你變成臭雨閣。”

沐雲西進來的時候,幾個丫鬟正在伺候上官秋雨梳妝,沐雲西冷笑一聲,徑自走了進去。

上官秋雨給旁邊的丫鬟使了一個眼神,丫鬟會意,指引沐雲西朝裡走。

“王妃,恭桶在這裡……哎喲!”丫鬟突然腳一崴就撞向沐雲西,沐雲西早有防備,一個靈敏的轉身躲開了,丫鬟重心不穩,直接撞翻了地上的恭桶。

“啊……”

伴隨著一陣噁心的尖叫,隻見丫鬟身上和地上全撒得是汙穢。

“你怎麼那麼不小心呢?”沐雲西“好心”的撿起地上的恭桶,結果不小心跌了一下,恭桶就掉到了上官秋雲的床上,裡麵剩餘的汙穢也全撒在了床上。

“呀,真不好意思,手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