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官秋雨嚇得臉色慘白,但她還是做出一臉莫名的模樣:“告……告什麼密?王爺你在說什麼?妾身不明白。”

上官秋雨可不敢承認是她讓人去知會齊王,說有人要夜探齊王府的,否則霍霖封一定會殺了她。

霍霖封看著上官秋雨轉動的眼珠,每一次說謊,她都會不自覺的往斜下方看,其實他從來都心知肚明。

曾經視而不見是他的過失,如今,他不會再留下這個女人,不拆穿她,是他最後的賠禮。

“你走吧。”

“什麼?”上官秋雨冇明白霍霖封這是什麼意思。

“已經是你的東西,都還是你的,你在王府裡的東西也可以全部帶走。”

“王爺這是要趕妾身出府?”上官秋雨的眼淚一下子溢位了眼眶。

“就你的所作所為,你覺得你還能留在王府嗎?”霍霖封聲音冷酷。

上官秋雨一下子跪到霍霖封麵前:“王爺,求求你不要趕妾身走,妾身知錯了,妾身會把所有錢財都交出來的,王爺,求求你,除了秦王府,妾身已經冇有地方可去了。一日夫妻百日恩,王爺就算是不看在我們往日的情分上,哪怕看在姐姐的麵子上也行啊!不要趕妾身走!”

上官秋雨此時無比後悔,她以為霍霖封已經死了,所以才著急為自己打算,現在霍霖封又回來了,齊王又冇本事抓住他,也許他們所有人都太小看霍霖封了。

上官秋雨意識到自己當初的決定有多愚蠢,其實霍霖封纔是那個她自始至終都應該緊緊抱住的人。

霍霖封背過身,他不會再犯同樣的錯了:“你收拾一下東西,今天就離府吧,伺候你的幾個丫鬟也可以帶走。”說完他大步離開了秋雨閣。

上官秋雨看著霍霖封走得決絕的背影,眼裡透著深深的不甘。

靜雅閣裡。

沐雲西大口吃著盤子裡的餃子,這是馬忠特意給她包的,味道不是一般的好。

“秋兒,快吃呀,愣著乾什麼?”

秋兒看著一口一個餃子,吃得不亦樂乎的沐雲西,她拿著筷子,抿唇想著怎麼跟沐雲西開口。

“怎麼了,這幾天看你悶悶不樂的,我也冇來得及問你?”沐雲西包著一嘴的餃子,說話都含糊不清的。

秋兒眼淚“嘩”的就掉下來了,她立馬站起來跪到沐雲西麵前:“求小姐救救左佑。”

“咳咳……”沐雲西一下子被嗆著了。

“小姐……”秋兒急忙起來幫沐雲西拍打後背。

沐雲西嗆得眼淚都流出來了,她不可思議的看著秋兒:“你這丫頭不會是喜歡上左佑了吧?”

“哪……哪有,奴婢隻是擔心他……們而已。”秋兒紅著臉,說到最後都冇聲兒了。

沐雲西嘴角有點抽,她還想著等拿到霍霖封寫的和離書,讓秋兒和她一起離開秦王府呢,現在秋兒居然喜歡上了左佑!

那她還捨得離開嗎?

“你們在乾什麼?”霍霖封進來就看見淚眼朦朧的主仆倆。

他掃了眼桌上的餃子,臉頓時拉得老長:“秦王府再窮也不至於寒酸成這樣,主仆倆同吃一盤餃子,還哭得稀裡嘩啦的。”

沐雲西和秋兒呆傻的看著霍霖封,兩人“噗嗤”一聲笑了。

霍霖封意識到自己想錯了,臉上一紅。

秋兒急忙給霍霖封端了個凳子:“王爺,您吃了嗎?奴婢去廚房幫您端一盤來吧。”

“嗯。”霍霖封作出一副毫不在乎的表情。

秋兒急忙跑了出去。

沐雲西好笑的往嘴裡夾了一個餃子,剛纔嗆出的眼淚都還掛在眼角。

霍霖封好奇:“剛纔你們聊什麼了?”

沐雲西剛要說話,一道嬌滴滴的聲音就傳了進來。

“王爺,王妃,妾身可以進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