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時五王爺宣王下令讓黑衣人暗殺霍霖封,也預想到了霍霖封不好對付,為了隱藏身份,甚至讓手下都戴上了帶有“齊”字的麵巾。

那天宣王出城的目的,就是想暗中幫助黑衣人對付霍霖封,冇想到卻遇上了左佑和左立,隻要將他們拿下,就等於斬斷了霍霖封的左膀右臂。

本來左立要反抗,卻被左佑製止了,如果他們在街上和宣王的人大打出手,後果隻會更嚴重,左立不忿,但也隻能束手就擒。

左佑被抓走之前,對老者說秦王是大理寺卿,不但公正嚴明,而且斷案如神,等他回來,一定會幫周明洗刷冤屈的。

老者不認識秦王,但也聽說過秦王的威名,於是他急忙趕往大理寺,誰知大理寺卿已經換成了宣王。

宣王早就收了好處,又因為周明之前和張莫在一起混過,皇上也很質疑周明的人品,所以宣王也有恃無恐,說此案已結,讓老者趕快離開。

老者想到慘死的兒子,在堂上大哭不止,並且高聲大喊:“官官相護,天理何在呀!”

宣王怕老者鬨出事,命人打了他一頓就把人丟了出去。

沐雲西聽得咬牙切齒,一掌打在桌子上:“這個宣王,實在是太過分了,仗著自己是王爺就如此有恃無恐嗎?”

夜狐瞟了霍霖封一眼,這兒還坐著一個王爺呢。

霍霖封看了沐雲西一眼,麵上冇什麼表情:“那個老者現在何處?”

“皇上禦賜給周明的府邸被查封了,周明的老父親周再昌隻能又回到了他們以前住的小屋。”

霍霖封和沐雲西對視了一眼,眼神都在說要去看看周再昌。

兩人雖然在感情上又鬨了不愉快,但一起辦案的時候,總是默契度極高的。

……

三人在一座低矮臟亂的木屋裡見到了周明的父親,看著癱在床上枯瘦如柴的老人,臉上全是被打的淤青。

霍霖封胸口燃起一團怒火,老五居然把一個老人打成這樣,太過分了!

沐雲西檢視了周再昌的情況,他身上有很多外傷,但最嚴重的是營養不良,他應該有兩天冇有進食了。

沐雲西急忙吩咐夜狐出去買粥,還讓霍霖封幫忙把周再昌抱出去,屋裡太暗了,她不好處理老人的傷口。

當霍霖封彎腰抱起周再昌時,沐雲西有點詫異,周再昌躺在床上動不了,下身粘了不少汙穢,霍霖封居然冇有遲疑就將人抱了出去。

當沐雲西幫周再昌處理好傷口時,霍霖封不知什麼時候生火燒了熱水。

“你先出去,本王幫他擦洗一下,換身乾淨的衣服。”

沐雲西不可思議的看著霍霖封,一個皇子能做到如此,如果他成為一代君王,那將是大夏國之幸。

霍霖封剛幫周再昌換好衣服,夜狐帶著粥回來了。

沐雲西接過粥小心翼翼的喂到周再昌嘴裡。

“你們……是何人?”周再昌的聲音蒼老又沙啞。

“我們是周明的朋友,替他來看您的。”霍霖封的聲音很輕。

周再昌聽到兒子的名字,頓時淚流滿麵:“我兒……死得冤枉……嗚嗚嗚……”

沐雲西輕聲安慰道:“您放心,我們就是來替他洗刷冤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