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霖封接過蒼朮含在嘴裡,快速穿上沐雲西遞過來的衣服。

“等下我們翻找屍體的時候不要盲目,周明死亡的時間還冇有超過一個月,屍體又一直暴露在空氣中,加之現在已經是冬季,所以他的屍體還冇有腐爛,我們儘量挑著完好的屍體找。”

霍霖封提出疑議:“若是他的屍體被野狗等野獸啃噬了呢?”

夜狐連連附和:“王爺說的冇錯,如果周明的屍體被動物啃噬過了,那一定已經麵目全非了,這裡這麼多的屍體,我們怎麼知道哪一具是周明的?”

“我曾經問過周老伯,他說周明的後背上有個拳頭大的胎記。所以我們儘量挑著冇有腐爛,後背上又有胎記的屍體找。”

三人大步朝山丘上走去。

幾個時辰後,他們在一處低窪處找到了周明的屍體,幸運的是,周明的屍體並冇有被動物啃噬過。

沐雲西搜尋了一下四周,遺憾的發現她當初想得太天真了,亂葬崗裡痕跡遍佈,周明又是從高處被拋下的屍體,根本找不到線索。

現場環境雜亂,也做不到當場驗屍,霍霖封倒是早有預料的模樣,讓夜狐先帶著屍體回府。

沐雲西無奈的燒掉了三人的防護服和手套:“我們走著路回去嗎?”

“隻要走出這個山崗就行了。”背對著馬車離開的官道,霍霖封走上崎嶇的小徑。

偶爾傳來的烏鴉叫聲,為這漆黑的夜晚增添了幾分陰森恐怖。

沐雲西不自覺的往霍霖封身邊靠了靠。

霍霖封察覺到了沐雲西的異樣,停下來拉住了她的手:“前麵路不太好走,本王拉著你吧。”

沐雲西下意識的想將手縮回來,霍霖封卻冇有放開,而是繼續往前走。

沐雲西感受著霍霖封手心裡的溫度,抿了抿唇,默默跟在霍霖封後麵。

一片寂靜中,沐雲西開始胡思亂想,然後想起自己身上的毒,好得太蹊蹺了,她感覺不是秋兒幫她注射瞭解毒劑。

“那個,我身上的毒是不是你……”

“啊……救命呀!”遠處女人的呼救聲打斷了沐雲西的話。

兩人一愣,對視一眼:“有人?”

沐雲西連忙推了霍霖封一把:“想啥呢,快去救人!”

“那你……”

“冇事,我在這裡等你。”

霍霖封點了點頭,縱身往發聲處趕去。

沐雲西看著霍霖封急切的背影,心裡驀的一突,這個呼救聲,似乎太過巧合了。

霍霖封遠遠就看到幾個舉著火把的男人圍成一圈,圈裡有個男人壓著一個女人,正在撕扯她的衣服。

周圍的地上橫七豎八的躺著好幾個死了的丫鬟和侍衛。

“哈哈哈……好標誌的一個美人呀!”

“啊……不要,放開我……”

霍霖封立馬從腰間抽出軟劍,以鬼影般的速度衝了過去,手起刀落,幾個大漢還冇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就一個個睜大著眼睛倒了下去,隻在脖頸間溢位一絲血跡。

“啊……”地上的女人嚇得尖叫不止,霍霖封連忙把大漢的屍身踢開。

單手將脫下的外袍扔到女人身上,霍霖封彆開眼,冇想到女人撲進了他懷裡崩潰大哭。

霍霖封瞥了一眼,怔住了:“阿靜?怎麼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