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沐雲西收拾乾淨從屋裡出來時,發現院裡已經變得空空蕩蕩,隻剩下石桌邊坐著的王爺,和戰戰兢兢看著她的秋兒和大師傅。

“解釋一下你在做什麼。”霍霖封看著她滿頭大汗的樣子,語氣不由軟了一些。

沐雲西:“王爺不都看見了嗎,因為我的原因,大師傅不小心斬斷了他的拇指,我在屋裡給他接手指呢。”

霍霖封意味深長:“本王怎麼不知道,你還有這個本事?”

沐雲西聲音緊繃:“王爺的心思何時用在我身上過,自我進門,跟王爺見麵的次數真是屈指可數呢。”

看著她下一秒就要炸毛的樣子,霍霖封沉默片刻:“你說的也是。”

震驚的看霍霖封離開的背影,沐雲西有點摸不著頭腦了,不是應該嚴刑拷打都來一圈嗎,難道被當成幻覺了?

“多謝王妃大恩。”大師傅的聲音打斷了沐雲西的思緒。

她攔住大師傅想下跪的意圖,連連擺手,臉上帶著些不好意思道:“謝什麼,應該是我給你賠不是。”

“你的傷本就是我的錯,現在剛接好,你彆折騰,好好養傷就是對我的報答了。”

大師傅感激涕零,直說要幫沐雲西打掃廚房,被拒絕後不死心,還想推舉自己的徒弟們上位,沐雲西心裡暖洋洋的,這久違的感激,她還以為穿越後見不到了。

鬆口接受幫助後,沐雲西把廚房收拾好了,走前不忘叮嚀:“大師傅,一定要記住我說的話,明天過後就要試著活動受傷的拇指,每天至少做兩次指間關節練習,否則你的手指即使接上了,也不會動。”

“奴才記下了,謝謝王妃。”

等走到到霍霖封的院子時,天都已經黑了,正好屋內無人,沐雲西打算速戰速決,剛走到屏風後,就聽到門外傳來了腳步聲。

看著手裡的恭桶,沐雲西勾唇一笑,既然天意如此,那就讓霍霖封嚐嚐倒夜香的滋味。

她心潮澎湃,冇注意外麵傳來一陣水聲,於是提著桶轉出來的沐雲西,就看見了一場美男脫衣秀。

寬闊的背,精壯的腰,還有若隱若現的……真是過分香豔,沐雲西屏住呼吸轉身,心臟卻莫名狂跳。

不應該呀,她什麼果體冇見過,一定是現在身體太虛弱,纔會變得冇見過世麵!

霍霖封慢條斯理的穿上衣服,轉到屏風後時,就看到沐雲西滿臉通紅的在敲自己的頭,唇角有笑意一閃而逝。

“沐雲西,冇想到你還有偷窺這個嗜好,本王確實是一點也不瞭解你。”

“呃……嗬嗬。”沐雲西轉過身,露出一個假得不能再假的笑容,“我哪有,我隻是來倒個夜香。”

看了眼她手裡的恭桶,霍霖封還能不知道她的小心思,但不知為何,他竟不想拆穿,隻在她路過自己眼珠子亂轉時假意威脅。

“你要敢撒出來半滴,以後就天天倒夜香吧。”

看沐雲西橫眉豎眼的瞪他,霍霖封感覺又想笑了:“怎麼,不服?”

“我誰都不服……我扶牆。”沐雲西提著桶,扶著門框搖搖晃晃的走了出去。

她冇有回頭,所以冇看到在她身後,霍霖封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