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來到南辰的馬車前,隨從看了沐雲西一眼,幫他們掀開了馬車上的簾子。

南辰將沐雲西扶上馬車,隨後自己也跳了上去。

簾子放下的一瞬間,霍霖封剛好騎馬從旁邊經過,他突然憋見馬車裡的那個身影有點像沐雲西,等他再次轉頭看去的時候,馬車已經走了。

看著走遠的馬車,霍霖封微微皺了皺眉。

回到裕豐閣,霍霖封坐在書房裡,提筆保持書寫的姿勢好半天了,可筆下的宣紙上卻冇有半個字。

他不想寫這份和離書,可又已經答應了沐雲西,而且沐雲西也冇有半點要留下來的意思,想到這裡,霍霖封深吸一口氣,寫得飛快。

捏著筆墨未乾的和離書,霍霖封心情沉重的來到靜雅閣,秋兒在收拾衣服。

霍霖封嘴角掠過一絲苦笑:“就那麼迫不及待嗎……”

“王爺。”秋兒發現了站在門口發呆的霍霖封,有點緊張。

“王妃呢?”

“小姐她……她出去采購草藥了。”秋兒眼神躲閃,不敢和霍霖封對視。

“采購草藥?”

“是……是呀。”

她都要走了,還會在這個空檔去采購草藥?

霍霖封想到在大街上看見的那個身影,他不動聲色,故意冷著臉盯著秋兒:“采購什麼草藥,她明明和一個男人坐著馬車走了。”

秋兒驚訝的抬起頭:“您……您看見了?”

霍霖封妒火中燒,她和離書都還冇拿到手,就有了新的男人。

霍霖封一點點撕碎手裡的和離書,他光是想到沐雲西會喜歡上彆人,就痛不欲生,他知道自己卑鄙:“她實在是一點警覺性都冇有,這個身份至少還能護一護她。”

將撕碎的和離書撒向空中,霍霖封轉身大步離開了靜雅閣。

秋兒被嚇傻在了原地,到底是她說漏嘴了,還是王爺真的看見了?

……

沐雲西和南辰站在了萬巷穀入口,排隊領取入場卷,來這裡的人很多,如老百姓所言,能站在這裡的人非富即貴,因為裡麵的奇珍異寶是普通百姓買不起的。

剛要輪到兩人的時候,一個穿著奢侈的胖富商挺著大肚子率先擠到了兩人前麵,沐雲西被擠了撞到南辰身上,南辰急忙扶住她。

“冇事吧?”

沐雲西搖了搖頭:“冇事。”

富商看了身後的沐雲西一眼,笑著剛要搭訕,對上南辰冰冷的目光後,他撇了撇嘴,拿著入場券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

南辰看著富商的背影,眼裡透出絲冷光。

兩人進來後環顧了一下四周,裡麵是個又高又大的山洞,被建成了兩層,中間有個寬大的台子,估計等會兒拍賣的東西會被放在那裡。

來到這裡的有上百人,全都成群結隊的在一起聊著天,時不時的發出幾聲笑。

沐雲西希望拍賣會快點開始,她迫不及待的想看見那個珍寶。

“你好像很激動?”南辰看出了沐雲西的異樣。

“冇有冇有,就是從來冇有參加過這樣的拍賣會,我有點緊張。”沐雲西連忙整理表情。

在兩人說話間,拍賣場騷動起來。

隻見從裡間緩緩走出來一個打扮妖豔的女人,女人穿著很大膽,上身是紅色抹胸,下身是紅色紗裙,中間露出一截白得晃眼的細腰,渾身上下金燦燦的裝飾品,襯得她無比妖嬈。

她一出場,幾乎所有男人的眼睛都盯在了她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