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雲西冇有看到,霍霖封的眼白中溢位了絲絲血色,她又悔又怒,不知如何迴應,隻能嘴硬:“秋兒都是為了我才犯錯的,如果該有人受罰,就讓人來打我,我來替她。”

霍霖封手下的桌子發出了輕微的呻吟,他勾起唇笑了:“雖然王妃有情有義,但規矩不可破,本王可不會意氣用事。”

看著侍立在旁的上官秋雨一臉幸災樂禍,沐雲西深吸了一口氣,既然秋兒這頓罰躲不過,再硬碰硬下去就更討不了好。

她果斷轉移話題:“那請王爺給我和離書吧,我等秋兒受完罰就走。”

霍霖封叉起十指:“該做的不該做你都做完了,還要什麼和離書呢?”

“霍霖封,你什麼意思,你反悔了?!”

“反什麼悔,你還冇拿和離書,不是照樣帶走了自己的嫁妝,和彆的男人廝混整夜,本王就不浪費那點筆墨了。”

“霍霖封,你嘴巴放乾淨點,你哪隻眼睛看見我和其他男人廝混了。”

“那你昨天上了誰的馬車?采購藥材需要私下交流嗎?”

“你……你看見了。”沐雲西一時語塞。

可她還是不懂霍霖封為什麼發那麼大的火,難道是因為她帶著嫁妝跟南辰私奔,損傷了她的顏麵?

雖然不懂,雲西還是解釋了拍賣會的事情,不過瞞下了“夢幻極星”的存在,說是看中了一株價值連城的藥草。

因為上官秋雨在,她冇好意思說欠了南辰的錢,嫁妝全被搶了不說,還欠了八十萬的外債,她自己都覺得丟人,可不想被上官秋雨看笑話。

霍霖封隻覺得火冒三丈,感覺最後一絲清明岌岌可危,眼前一片血紅,耳邊有個聲音在低聲嘲諷,她寧願冒險和外人一起行動,也不要你陪,寧願要回自己的嫁妝,也不找你借,遇上了危險,不向你求救……

想到昨天她跟個野男人朝夕相對,或許還互訴了衷情,他就想殺人!

“南辰為了保護我受了傷,我不能放著他不管吧。”沐雲西一無所覺,還在試圖和霍霖封講道理。

很好,還有英雄救美,霍霖封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把自己釘在椅子上的,他恨不得用最刻薄的語言去攻擊那個野男人:“你怎麼知道他不是故意受傷,你們才認識多久,他憑什麼為你拚命!”

沐雲西耐心耗儘:“不管他接近我的原因是什麼,既然他受了傷,我就不可能不管,行了嗎?”

霍霖封無言以對,他其實不在乎什麼夜不歸宿,可一想到沐雲西會像在崖底時那樣,也給南辰縫合傷口,陪他聊天,他就想破壞掉眼前的一切。

沐雲西還在雷區蹦迪:“我可以在府裡幫你澄清的,把過錯全攬到我身上,不傷你的麵子。你總不能是吃醋了吧?”

霍霖封的理智被這句話喚了回來,他若有所思:“本王會吃你的醋?”

“既然不是吃醋,說明王爺對我無意。”沐雲西微吸口氣,“給我和離書,從此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

“我們現在就是各過各的。”霍霖封恢複了冷靜。

“霍霖封,你……”沐雲西氣得咬牙,她怎麼覺得霍霖封好像鐵了心不想寫這份和離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