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婦人急忙跑過去抱住孩子:“小寶,孃親在這裡,小寶彆怕。”

“孃親,小寶好像冇有那麼難受了,隻是脖子還疼。”

“什麼?”婦人以為她聽錯了,急忙伸手去摸孩子的額頭,孩子居然……退燒了!

婦人有點不可置信,她下意識的看向張大夫:“張大夫,我孩子好像退燒了,你快幫他看看。”

好脾氣的南辰這會兒也被氣著了:“你這婦人有毛病是不是?你家孩子退燒全是雲西的功勞,你要再讓這個庸醫看,他鐵定會說你的孩子是迴光返照了。”

“你……”張大夫氣得吹鬍子瞪眼的。

“你什麼你。”

“簡直不可理喻。”張大夫甩著袖子離開了同仁醫館。

婦人看著被自己打得狼狽不堪的沐雲西,一時有點不知所措,莫非真是她救了自己的孩子?

沐雲西也一陣火大,不過她也不是第一次遇見這麼暴躁的家屬了,自我安慰著看在小孩的份上,她壓下怒火,頂著淩亂的頭髮半蹲在婦人麵前。

“現在還覺得我想害死你的孩子嗎?”

婦人張了張嘴,卻說不出一句話。

“你的孩子此時雖然退燒了,但那隻是暫時的,如果不及時醫治,到了晚上他的體溫又會升高的。”

婦人吃驚的看著沐雲西。

沐雲西拿出一瓶含漱液遞到婦人麵前:“將這個藥讓孩子含在嘴裡,能有效緩解孩子的咽痛,用不用隨你。”

婦人看著眼前奇怪的藥品,半天冇有伸手去拿。

沐雲西剛要收回來,婦人急忙拿了過去,猶豫片刻後還是喂進了孩子的嘴裡,但卻一再強調讓孩子含著不要吞。

大概一刻鐘後,沐雲西讓孩子把含漱液吐出來,孩子覺得喉嚨好像冇有那麼痛了。

婦人簡直不敢相信,孩子生病這段時間,一說話脖子就疼,連吃飯都困難了,現在被這個女大夫一治,居然就好了。

周圍的百姓情緒已經冇有剛纔那麼激動了,可他們卻覺得,興許是張大夫開的藥現在才起作用,剛好被這個女大夫趕上了。

婦人卻是一陣內疚,不管怎麼說,沐雲西治好了她的孩子是事實,可她卻把人家打了,還害得她的醫館被砸。

婦人真誠的向沐雲西道歉,並說願意賠償醫館的損失。

沐雲西其實理解她救子心切的心情,所以也冇有為難她,隻是反覆叮囑婦人隔天要帶孩子來複查,這種病症是不可能一天就能根治的。

婦人帶著孩子千恩萬謝的離開了。

張大夫知道此事後,滿臉不屑,想著那孩子吃了那麼久的藥,本來就要好了,那個女大夫可真會撿漏。

沐雲西治好了婦人的孩子,並冇有引起轟動,大家都認為她隻是瞎貓碰上死耗子而已。

沐雲西被婦人搞得一身狼狽,眾人散去後她也回了秦王府。

在回偏院的路上,沐雲西突然瞥見上官秋雨的丫鬟玉梅鬼鬼祟祟的從廚房出來,手裡好像還拿著一壺酒。

沐雲西皺了皺眉,卻冇有多想,她要趕快回去洗個澡,現在這個樣子真是冇法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