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趕往秋雨閣前,沐雲西就打算好了,藉此次事件跟上官秋雨爭執,伺機取血。

冇想到闖進秋雨閣時,上官秋雨和玉梅正打發走了下人,慶祝勝利呢。

“上官家的祖傳藥果然名不虛傳呀。”

上官秋雨語氣酸溜溜的:“這等奇藥,卻被姐姐幾次三番的用在沐雲西身上,真是可惜了。”

“上次也是沐雲西運氣好,要不是王爺救了她,她的臉早就爛了。”

沐雲西震驚不已,上次她中毒,居然是上官靜搞的鬼!

沐雲西怒火中燒,想要闖進去質問上官秋雨,可隨即又想到,就算冒失的闖進去,也抓不到上官靜害她的證據。

沐雲西努力壓下怒火,消無聲息的離開後,纔回望秋雨閣:

“冇想到上官靜居然是個佛口蛇心的女人,我一定會撕開你偽善的麵具。”

沐雲西回屋掏出空間裡的麻藥,製作了一個簡易的迷煙筒,等到夜深人靜的時候,纔再次來到秋雨閣。

這次她準備萬全,先用迷煙放倒了門口守夜的丫鬟,再吹倒了屋裡的上官秋雨。

然後沐雲西一番搜尋,果然在梳妝檯裡,找到了冇有用完的毒藥。

第二天一大早,沐雲西端著兩碗加完料的湯,進了秋雨閣。

“昨天真是對不起,你好心給我留湯,我卻那樣懷疑你。”沐雲西露出些許尷尬的表情,“今天我特意早起燉了一盅湯,給你賠個不是。”

上官秋雨警惕的看著沐雲西,並冇有貿然接去接湯。

“姐姐這麼說可就折煞妹妹了,妹妹可不敢喝王妃姐姐燉的湯。”上官秋雨意有所指,語氣裡滿是嘲諷。

沐雲西自嘲一笑:“我算什麼王妃呀,哪個王妃會自己洗衣服,妹妹你也大人不記小人過,彆和我一般計較了,以後我們還是好姐妹。”

沐雲西說著就端起兩碗湯,將一碗遞到了上官秋雨麵前。

上官秋雨本不想喝,可想著能跟沐雲西和解,後麵再給她下藥也方便些,還是勉強接了過來。

“姐姐說的哪裡話,妹妹怎麼會跟姐姐計較呢。”上官秋雨笑著喝了兩口湯。

沐雲西笑得更燦爛了,端著碗等著上官秋雨毒發。

冇喝兩口,上官秋雨就覺得身上和臉上癢癢的,忍不住撓了撓臉,結果撓出了一手的血!

上官秋雨尖叫著摔了碗:“臉……我的臉!”

沐雲西慢悠悠的放下手裡的湯:“是不是覺得渾身奇癢無比?”

上官秋雨發了瘋似的撲向沐雲西:“給我解藥,快給我解藥!”

沐雲西一個靈敏的轉身就躲開了:“想要解藥,可以呀,隻要你向霍霖封說明,昨天是上官靜給你藥讓你下毒害我的,我立馬幫你解毒。”

上官秋雨心裡咯噔一聲,沐雲西怎麼知道的,難道聽到她和玉梅的對話了?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快點給我解藥。”上官秋雨癢得受不了了。

沐雲西不為所動。

這時上官靜卻來了,她打著看望妹妹的藉口,實則是想看看沐雲西被毀容的臉,誰知看滿臉是血的人,居然是上官秋雨。

玉梅快速把事情說了一遍,上官靜很是氣憤,讓沐雲西立馬交出解藥,不然就叫霍霖封過來評理。

沐雲西冷笑,霍霖封過來纔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