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雲西走在路上,緊了緊身上的棉衣:“天氣越來越冷了,不會要下雪了吧。”

一想到總是不停來刷存在感的上官姐妹,沐雲西就不想回去,也許是不想見到霍霖封,動搖她回家的決心,可那一晚霍霖封的脈象,總覺得有點問題,如果他生了病……

沐雲西憤憤的跺了跺腳,等確定霍霖封身體康健,算是付完偏院的房租,她就去找‘夢幻極星’回家!

次日,窗外下起了鵝毛大雪。

裕豐閣裡,霍霖封拿著一本書,看著窗外的雪景,微微有點失神。

“王爺。”一道嬌弱的聲音將霍霖封的思緒拉了回來,上官秋雨披著一件上好的雪狸絨鬥篷站在門口。

霍霖封淡淡轉眸:“何事?”

“今天是初冬的第一場雪,妾身備了一桌酒菜,想請王爺一起用膳。”

“不用了。”

上官秋雨一下子咬住了嘴唇,眼裡似有淚光在閃動:“王爺,妾身知道,妾身如今能留在王府,本不該再有其他貪念,可妾身真的無法忽視彆人譏誚的目光,下人們都說王爺早已對我厭惡至極,但我卻死皮賴臉的呆在王府不走,我真的……”

上官秋雨說不下去了,捏拳抵在鼻子下麵,眼淚向斷線的珠子從眼裡滾了下來。

“王爺,妾身自知犯了大錯,現在也不敢有什麼非分之想,就隻想安安穩穩的在王府渡過餘生,僅此而已。”

霍霖封頭痛不已,不想再聽上官秋雨的聒噪,直接打斷:“好了,剛好本王也餓了,那就去吧。”

上官秋雨立馬破涕為笑:“謝謝王爺。”

下人見到王爺去了秋雨閣,都議論紛紛,看來側妃要複寵了。

秋雨閣裡,上官秋雨殷勤的給霍霖封夾菜,眼看霍霖封的碗都堆成小山了。

玉梅適時將沐雲西引了進來,上官秋雨當即站了起來:“姐姐,我和王爺在用膳,你要一起嗎?”

沐雲西一個眼神都冇甩給二人,轉頭就想走。

前幾天大家才撕破了臉,現在又叫得那麼親昵,一個個都是戲精。

上官秋雨有點尷尬。

霍霖封看著沐雲西的背影,麵上冇什麼表情。

上官秋雨誠惶誠恐的挽留:“是不是妹妹哪裡做錯了,姐姐你說,我會改的。”

沐雲西頭都懶得回:“你少來招惹我,就什麼也不用改。”

“可是姐姐最近很是拮據,妹妹隻是想幫姐姐改善下生活。”

掃了眼桌上豐盛的午膳,沐雲西冷笑:“這些發物不利於你傷勢恢複,你直接把菜送到我院子就行。”

上官秋雨委屈的垂首,把最楚楚可憐的角度呈現在霍霖封麵前,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好了!”霍霖封把筷子一拍,捏著眉心,“既然都不餓,這桌菜就賞給下人吧!”

“還有你,既然不稀罕當這個王妃,就不要總上趕著來找事。”

“是,我一個冇人認的王妃,能直接闖進側妃的地盤來挑釁。”沐雲西冷笑一聲,轉身就走。

看霍霖封始終注視著沐雲西離開的方向,臉上是她從未見過的失落和脆弱,上官秋雨攥緊了拳,指甲深深的掐入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