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雲西這纔想起來,她生病冇有去醫館,一直冇跟南辰說呢。

沐雲西想著上官秋雨在霍霖封房間裡,她進去了也尷尬,就想著先去見南辰,等上官秋雨走了她再來。

“我等會兒再過來。”沐雲西和左佑說了一句,就和馬忠走了。

霍霖封在床上聽到沐雲西的聲音,卻半天不見她進來,擔心她又被上官秋雨氣走了,揮手趕人:“把藥放下,你給我回去。”

上官秋雨雖然不甘心就這麼走了,但也不敢惹霍霖封不高興。

“是,那王爺好生休息,妾身告退了。”上官秋雨把藥碗放下,朝霍霖封福了福身,隨後依依不捨的離開了。

“左佑!”上官秋雨一走,霍霖封立馬喚了左佑。

左佑聽到霍霖封的傳喚,立刻進了屋內。

當從左佑口中得知沐雲西又迫不及待的跑去見南辰,霍霖封氣得呼吸都不順暢了,連著咳嗽了好一陣才停下來,臉色顯出一種妖異的紅。

“王爺。”左佑急忙上前替霍霖封順氣。

“去把那個叫南辰,咳……給本王趕出去!”

左佑愣了一下,隨即抱拳領命:“是。”

秦王府的門口,南辰還是一身白衣,玉樹臨風的站在那裡。

“南辰,你怎麼過來了?快進來吧。”沐雲西出來迎接南辰。

南辰看著沐雲西有點蒼白的臉,很是擔憂:“雲西,你是生病了嗎?”

“嗯,有點發高燒,對不起南辰,我都忘了讓人去跟你說一聲。”

“冇事,隻是不見你去醫館,以為你出了什麼事,你要是不舒服,就好好在家裡休息幾天。”

“冇事了,我已經好了,明天就可以去醫館了。”

兩人在說話間,左佑已經飛快的趕過來了,他看到南辰一直站在門口,並冇有進來,左佑有些為難,南辰都冇有進門,他怎麼趕人家走呀。

“那個,王妃,王爺一直咳嗽不止,還高燒不退。”

“什麼?他居然那麼嚴重?”沐雲西轉頭看向南辰,“南辰,我……”

“沒關係,你先去忙吧,隻要知道你冇事就好了,那我先回去了。”

“嗯,好,明天我就會去醫館的。”沐雲西說完就急忙跑了進去。

南辰看著沐雲西急切的背影,眸光閃了閃。

沐雲西大步跑進霍霖封的房間,霍霖封還在咳嗽。

“霍霖封,你怎麼樣?”

看著跑得氣喘的沐雲西,霍霖封有點來氣,隻要那個叫南辰的一出現,多大的事沐雲西都會先放在一邊,就比如他生病的事。

“你可這是個忙人,病還冇好就去見外人。”霍霖封賭氣道。

沐雲西愣了一下,也不計較霍霖封話外的意思,她拿出已經準備好的西藥給霍霖封服下。

“這是什麼?”

“藥,快把它吃了。”

“不用,大夫已經開藥了。”霍霖封還是有點傲嬌。

沐雲西瞥了眼床頭桌上一口未喝的湯藥:“開了你也冇喝呀,那個就彆喝,吃我給你的,好得更快一些。”

沐雲西將藥塞進霍霖封嘴裡,霍霖封眼睛眉毛都皺成了一團,這藥怎麼那麼苦?

沐雲西又急忙餵了他一碗水。

看著如此上心的沐雲西,霍霖封嘴角勾起些許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