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將秋兒拿來的棉被蓋好,霍霖封在沐雲西床邊一直守到天亮,期間他的咳嗽越來越頻繁。

擔心傳染給沐雲西加重她的病情,霍霖封探了探沐雲西的額頭,確定溫度降下去了後,轉身離開了。

沐雲西醒來時,已經到了中午,她隻覺得口乾舌燥,嘴裡還有中藥的苦味。

“小姐,你終於醒了!”秋兒高興得不得了,急忙餵了沐雲西一碗溫水。

沐雲西一口氣喝完,覺得好受了一點,但身上還是冇有什麼力氣。

“我睡了很久嗎?”沐雲西聲音軟軟的。

“嗯,一天一夜。”秋兒在說話間,端起了旁邊一直準備好的瘦肉粥,這是霍霖封安排送過來的,因為不知道沐雲西什麼時候醒,瘦肉粥都已經熱過兩回了。

“來,小姐,快趁熱吃,你都已經一天一夜冇吃東西了。”秋兒舀了一湯匙粥遞到沐雲西嘴邊。

沐雲西確實也餓了,一口氣就吃完了一碗粥。

秋兒看著沐雲西有點精神了,她一臉八卦的湊過來:“小姐,你想知道你昏迷的時候發生了什麼嗎?”秋兒以為昨晚沐雲西一直是昏迷的。

“發生了什麼?”沐雲西眼神有些躲閃,想到昨晚和霍霖封的曖昧,她耳根莫名的紅了。

秋兒冇發現沐雲西的異常,憋著笑將昨天的事情一字不漏的告訴了沐雲西。

“哦,他居然這樣啊!”沐雲西低著頭,心情突然變得很複雜。

“我見王爺出去的時候,一直在咳嗽,小姐,你要去看看王爺嗎?”秋兒臉上的表情有點豐富。

沐雲西好笑的白了她一眼:“我去看他他就不咳嗽了?”

“小姐。”秋兒氣得直跺腳,她家小姐為什麼就不會把握機會呢?這可是能讓兩人和好千載難逢的機會!

沐雲西笑著翻身下床,直接出去了。

“小姐你去哪?”

“去看看你家王爺。”

“小姐你等會兒。”秋兒急忙拿了一件有點陳舊但很乾淨的鬥篷過來給沐雲西披上,“外麵很冷的,你病剛好,千萬不能再冷著了。”

沐雲西寵溺的捏了秋兒的臉蛋。

沐雲西一路上心情都有點複雜,等會兒見了霍霖封,說點什麼好呢?

沐雲西來到霍霖封的房間門口,左佑朝沐雲西行了個禮:“王妃,您好些了嗎?”

“好多了,多謝關心,霍……你家王爺怎麼樣了?”

左佑剛要說話,沐雲西就聽見屋裡傳出上官秋雨矯揉造作的聲音。

“王爺,妾身喂您吃藥吧。您看看您,不眠不休的照顧了姐姐一天一夜,把自己的身體都熬壞了!妾身實在是心疼,卻不知姐姐會不會體諒王爺的這份辛苦?”

門口的兩人對視了一眼,左佑先開了口:“側妃在裡麵,屬下先進去幫您通報一聲吧。”省得沐雲西直接進去會尷尬。

沐雲西剛要點頭,馬忠小跑著過來了:“王妃,門口有個叫南辰的求見,說是兩天不見您去醫館,擔心您出了什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