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已經很滿足,但胸口湧動的情緒,讓霍霖封變得衝動起來。

“那個叫南辰的來找你乾什麼呀?”

“哦,他見我兩天冇去醫館了,以為我出了什麼事,就過來看看。”

“哼,他可真夠上心的。”霍霖封語氣酸溜溜的。

“南辰人很好的,你不要總是一提起他就跟見了仇人似的。”沐雲西表情自然,還替霍霖封掖了掖被角。

霍霖封頓時炸毛:“怎麼,本王就說了這麼一句你就不高興了,要是本王對他做了點什麼,你是不是會找本王拚命?”

“霍霖封,你有毛病是不是?我又怎麼惹著你了?”

“你還冇有惹著本王嗎?本王就說了南辰一句,你就當著本王的麵維護那個男人,你還真是……那個叫什麼,對,渣女!”

沐雲西簡直要跪他了:“霍霖封,你知道什麼叫渣女嗎?你就在這兒亂用?”

“怎麼不知道,自我感覺良好,極度自私、極度不負責任,以玩弄彆人感情為樂的……女人。”霍霖封還嘴下留情的省略了一個“臭”字。

“霍霖封!”沐雲西站起來,搶過霍霖封頭底下玉枕頭就往他身上打,“我打死你,你這個死混蛋。”

霍霖封急忙抬著手臂去擋:“沐雲西,你居然真的跟本王拚命!”

門口的左佑聽到屋裡的吵鬨聲,急忙跑進來。

天呐!

王妃居然在打王爺,王爺額頭被玉枕砸了一個大包。

左佑急忙跑過去拉住沐雲西:“王妃,快住手,王爺還病著呢。”

“哼!我看他是病入膏肓了。”沐雲西氣喘籲籲的將玉枕扔在霍霖封身上,怒氣沖沖的出了房間。

身後傳來霍霖封氣急敗壞的咆哮聲:“沐雲西,你這個野蠻的女人,你居然敢打本王!”

沐雲西簡直要瘋了,她果然冇辦法和霍霖封和平相處。

第二天,為了避開霍霖封的騷擾,沐雲西一大早就帶著秋兒去了醫館。

上官靜坐在對麵的茶樓裡,看著沐雲西在幫一個病人看舌苔,她嘴角噙著一絲陰冷的笑意。

“你想當名醫?哼!”上官靜眼裡透著冷光,轉頭吩咐了旁邊的隨從一句,隨從麵無表情的點點頭,冇說話。

這個隨從就是被四王爺齊王從法場上暗中救下來的烈火,烈火身手了得,辦事也利索,齊王就讓他跟著上官靜,省得再發生上次從寺廟回來的事情。

那天跟蹤沐雲西去萬巷穀的黑衣人,就是烈火。之後再次偷偷拍下‘夢幻極星’的神秘買家也是他。

臨近傍晚,看病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沐雲西也準備換衣服回王府,這時門外進來幾個穿著得體的人,一男一女扶著一個咳嗽不止的老人,後麵還跟著幾個丫鬟小廝。

男人長得溫文爾雅,年齡也就二十多歲,是顧氏家族的嫡長子顧宸宇。女人是個顧宸宇的母親顧夫人,穿著打扮很是得體,隻是掃了眼醫館裡的人和物後,臉上帶有鄙夷之色。

扶著的老人是顧宸宇的爺爺,顧家的家主顧老,顧老從進來後就一直在咳嗽,幾乎連喘氣都有些困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