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氏家族是百年世家,旁係眾多,不管是在朝堂上,還是軍隊裡,或者商業上都有他們顧家子孫的身影。

他們從不拉幫結派,隻效忠朝廷,是皇上最堅強的後盾。

顧宸宇扶著顧老坐了下來,當看到沐雲西時,他有點詫異,這不是秦王的王妃嗎?她為什麼會在這裡,也是來看病的?

在顧宸宇疑惑的時候,顧夫人已經先開了口:“你們的大夫呢?讓他出來。”

沐雲西笑了笑:“我就是大夫,是這位老人家要看病嗎?”

“你?”

顧家的幾個人都吃了一驚。

顧夫人不屑的笑了出來:“嗬嗬,你居然是大夫,哈哈哈……”

沐雲西皺了皺眉。

“母親。”顧宸宇小聲拉了拉顧夫人。

顧夫人也意識到自己有點失態了,她清了清嗓子:“偶然聽府裡的下人說同仁醫館新來的大夫名氣不小,待病人也很是和善,我們才屈尊降貴的過來看看,冇想到居然是個女人,嗬!”

顧夫人恭敬的看向顧老:“父親,我們還是回去吧,您的病就得給專門的大夫看,這裡連個像樣的大夫都冇有,怎麼可能看得好您呢。”

“母親,既然都來了,就讓這個……女大夫看看吧。”顧宸宇也不太相信霍霖封的王妃會看病,但怎麼也得給霍霖封一個麵子。

顧夫人卻是一臉不滿:“你呀,就是病急亂投醫了,一個女人會看什麼病,你爺爺的咳疾連太醫都治不好,更何況一個女人呢。”

沐雲西冷笑:“夫人您這話說得欠妥,女人怎麼了,這天下再大本事的男人,都是女人生出來的,哪個有本事的男人,敢說他今天的成就和生他的女人半文錢關係冇有?”

“你……”顧夫人氣得咬牙,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居然敢這麼跟她說話?

顧宸宇有點想笑,這個秦王妃,以前不是膽小如鼠嗎?現在怎麼變得伶牙俐齒了?

霍霖封調教的?

顧老眼裡閃過讚賞,到是個有膽識的女娃子。

顧夫人一臉氣憤,剛想說你知道我是誰嗎?就敢這麼跟我說話。

顧老卻先開了口:“那就請你幫老朽看看,老朽為何一直久咳不愈?”

“父親。”

“好了。”顧老有點不悅,這個媳婦,哪裡都好,就是太刮躁。

家主一開口,顧夫人隻好安靜了下來。但看著沐雲西的表情裡,帶著明顯的不悅。

顧宸宇卻是興趣盎然的看著沐雲西,看她如何醫治爺爺。

這時顧老又急切的咳嗽了起來,旁邊的一個小廝急忙將痰盂遞到了顧老麵前。

顧宸宇開口說道:“爺爺一直患有咳疾,看了無數大夫都收效甚微。”

沐雲西點了點頭,拿出一把醫用手電筒:“老人家,張開嘴我看看。”

顧老看著那把發光的手電筒,很是好奇,但還是張開了嘴。

“舌頭伸出來我看一下。”

顧老舌苔發黑,咽喉有點紅腫發炎,看來是慢性支氣管炎反覆發作才導致他久咳不愈的。

“你爺爺最近在吃什麼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