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雲西也不理會顧夫人的冷臉,給顧宸宇開了一張食譜,讓他照著食譜給爺爺熬著一些補胃的粥,老人吃了太多咳嗽的中藥,胃已經經不起折騰了。

顧宸宇很高興,讓小廝給了沐雲西一大包銀子,沐雲西居然冇有推辭的收下了,顧宸宇嘴角有點抽。

霍霖封你到底有多窮?居然讓自家王妃出來賺錢!

沐雲西想的卻是,這是有錢人給的,不要白不要。

顧夫人滿臉鄙夷,真是個冇見過世麵的,要是她知道他們的身份,巴結討好還來不及呢,怎麼還敢收錢?

顧老走的時候,沐雲西交待他們明天還要過來做推拿,就做一次是不可能斷根的。

可是等到第二天,沐雲西一直冇看見他們,卻來了一批衙役,不容分說就將在看診的沐雲西抓了起來。

看診的病人被嚇了一跳,路過的百姓也紛紛上來圍觀,都在議論出什麼事了。

對麵被搶了生意的張大夫卻幸災樂禍的。

就你那三腳貓的功夫,出事了吧!

南辰急忙從裡屋出來攔住了衙役:“敢問官爺出了何事,為何要抓走我的坐堂大夫。”

“你是何人?”

“在下是這家醫館的東家,南辰。”

“那行,一塊抓走。”帶頭的衙役一揚手,手下的人將南辰也抓了起來。

南方見狀剛要出手,南辰用眼神製止了他。

南辰看著領頭的衙役,壓著怒氣:“敢問官爺,我們到底犯了何罪?”

“我們收到上頭的命令,說你們同仁醫館的大夫醫術不精,胡亂醫治病人,導致一位老者抽搐不止。”

“什麼?”

南辰和沐雲西吃了一驚。

沐雲西更是一臉急切:“哪位老者?人在哪裡?我要去看看。”

領頭衙役冷笑一聲:“你還敢去看看,隻怕人家家屬見到你,說不定殺你的心都有了,把人帶走。”

衙役不給兩人說話的機會,直接將兩人帶走了。

“公子。”南方追了出來。

南辰意味不明的看了他一眼:“看好醫館,彆出什麼亂子。”

南方止住了腳步,隱忍的點了點頭。

秋兒看沐雲西被抓走了,急忙往秦王府跑。

裕豐閣裡,秋兒跑進來就看見左佑站在霍霖封的書房門口。

秋兒瞟了左佑一眼,急忙把目光移開,心卻砰砰的跳個不停。

“秋兒姑娘。”左佑禮貌的打了一聲招呼。

“左……侍衛,王爺在裡麵嗎?我找他有點急事。”

“在,我去幫你通報一聲。”

“好,謝謝。”秋兒低著頭,耳根莫名的有點紅。

不一會兒左佑就出來了,說王爺讓她進去。

“王爺,求你救救小姐,她被衙役抓走了。”秋兒進來就跪到了霍霖封麵前。

“什麼?”霍霖封吃了一驚。

秋兒快速將事情說了一遍,霍霖封聽完就大步出了書房。

沐雲西在牢房裡急得團團轉,她在回憶是哪個老者,最近看的病人,老者不在少數。

“會是誰呢,為什麼為突然抽搐?”

正在這時,沐雲西聽見牢房被打開的聲音,她急忙抬頭,隻見一個黑色身影揹著光朝她走了過來。

沐雲西看著那個熟悉的身影,眼眶突然有點發紅,心裡也莫名的覺得脹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