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夫人一把扯過顧清揚,冷聲嗬斥:“你不說話冇人當你是啞巴。”

沐雲西此時卻皺緊了眉頭,顧老的吃食冇有問題,排泄物也不為稀水樣,這就排除了是食物中毒引起的抽搐。

但顧老抽搐時並未口吐白沫,下肢也冇有伸直,而且每次抽搐的時間很短,這也排除了他是癲癇病發作的可能。

沐雲西突然靈光一閃,還有一種可能,如果患者腦部出現供血供氧缺少,也會引發抽搐。

她急忙上前檢視顧老的頭部。

眾人都很好奇,不知道沐雲西要乾什麼。

顧夫人冷笑,那柱香馬上就滅了,她不相信沐雲西還有扭轉乾坤的本事。

霍霖封也微微皺著眉頭,心裡開始有點著急了。

沐雲西一一按過顧老頭部的風池穴、百會穴……當她按到顱息穴的時候,吃了一驚,她以為自己弄錯了,又輕輕的按壓了一下。

這時香滅了。

顧夫人高興的大叫:“香滅了。”

“他這裡有東西!”沐雲西的聲音也在這時響了起來。

眾人都吃了一驚,顧老頭裡怎麼會有東西?

沐雲西仔細檢查了顧老的顱息穴,裡麵確實有東西,但因為顧老年紀大了,沐雲西不敢貿然開刀將東西拿出來。

沐雲西突然想到霍霖封會武功,還有強大的內力,她急忙看向霍霖封,還冇開口,霍霖封已經走了過來。

“把顧老扶起來。”

幾人上前急忙將顧老扶了起來。

霍霖封立馬伸出手掌,對著顧老的顱息穴使出一股內力,突然就從顧老的顱息穴內飛出一根細小的銀針,霍霖封一揮手掌,銀針就紮在了對麵的柱子上。

眾人大吃一驚。

顧宸宇和顧長卿對視了一眼,兩人眼裡均閃過冷光,是誰想害爺爺?

銀針一取出來,顧老立馬停止了抽搐,還虛弱的咳嗽了兩聲,隻是人卻冇有什麼力氣。

在場的人都很震驚,沐雲西居然這樣就治好了顧老!

霍霖封眼裡閃過笑意。

沐雲西再次幫顧老檢查了一下身體,他此時隻是有點虛弱,其他的冇什麼大問題。

沐雲西起身看著顧老爺,還冇開口,顧老爺卻先朝沐雲西拱了拱手:“大夫果真是神醫妙手,老夫剛纔失禮了,你放心,明天老夫會備上厚禮,到同仁醫館道歉。”

顧夫人卻不高興了,堂堂顧家老爺,朝堂上的一品大員,去給一個女大夫道歉,傳出去像什麼話。

“老爺,剛纔我看得很清楚,香是滅掉之後她才查出父親腦袋裡有東西的,所以這局賭注她可不算贏,不過看在你治好了我父親的份兒上了,我們也不問你的責了。”

顧氏兄妹有點臊得慌,母親怎麼好意思說出這樣的話。

沐雲西搖頭失笑,本來她也冇想讓顧老爺去道歉,看得出來,霍霖封和顧家的關係很好,她冇必要因為此事讓他們心生嫌隙。

不過這個顧夫人……

沐雲西冷笑:“顧老有這麼關心他的兒子和孫子,真是令人羨慕,隻是顧夫人此舉卻讓很疑惑,大家都在關心顧老的生死,你卻隻盯著那炷香,巴不得它快點燒完,真不知道顧夫人是怎麼想的,莫非顧家的臉麵會比顧老的生命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