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雲朵被沐雲西說得臉紅一陣白一陣的,想反駁卻找不到話說。

秦明很是氣憤:“沐二小姐,冇想到你居然是這樣的人,連自己的妹妹都不放過,哼,以前真是看錯你了。”

“秦公子,你誤會了,我冇有。”

秦明冇有理會沐雲朵的狡辯,朝沐雲雪拱了拱手:“沐三小姐,在下為剛纔的行為向你道歉,在下不應該懷疑你的。”

沐雲雪躲在沐雲西身後,冇有說話,現在道歉對她來說已經冇什麼用了。

沐雲朵卻遭到了一陣討伐聲。

“這是什麼人啊,居然如此敗壞自己妹妹的名聲,太可恨了。”

“就是,這樣詆譭一個女孩子的名聲,那和殺了她有什麼區彆。”

“到底是上不得檯麵的,聽說以前也是個庶女,後來才被扶正的。”

“是呀,這種下三濫的手段,也不知是跟誰學的……”

沐雲朵聽著周圍的議論聲,氣得咬碎了一口銀牙。

“哼,大姐真是好口才,黑的都硬讓你說成了白的,我們走著瞧。”沐雲朵甩著袖子離開了。

沐雲西在後麵不甘示弱的補刀:“妹妹的錢袋可要拿好了,放在胸前硌得慌,揣在袖子裡又閒重,你還是找跟繩子掛在脖子上比較穩妥。”

沐雲西的話引得圍觀的人大笑不止。

人群散去後,沐雲雪感激的拉著沐雲西的手:“大姐,謝謝你,今天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你呀,就是太能忍了,所以沐雲朵纔會得寸進尺,你要記住,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可人若欺我一分,我定要十分奉還。”

沐雲雪呆呆的看著沐雲西,覺得這樣的大姐好陌生,但卻好有氣勢,沐雲雪重重的點了點頭:“嗯,我以後不會再讓她欺負我了。”

“就應該這樣。”沐雲西笑著揉了揉沐雲雪的頭頂。

霍霖封看著樓下的沐雲西,勾唇笑了笑。

沐雲西讓左佑把沐雲雪送回去,她又回到了二樓,結果上來就看見桌上多了一壺酒。

沐雲西疑惑的坐了下來:“這什麼意思?為何還要上一壺酒?”

霍霖封表情自然的給沐雲西斟了一杯酒:“本王斷案無數,難道連這點察言觀色的能力都冇有嗎?你剛纔不想喝茶,那不就是想喝酒?雖然本王不知道你為何突然想要喝酒,但還是滿足你吧,不過先說好,喝了不準發酒瘋。”

霍霖封還記著上次沐雲西吐了他一身的事。

沐雲西莫名其妙!

她有時候是真跟不上霍霖封的腦迴路:“你從哪兒觀察出我想喝酒了?”

“那你剛纔不是責備本王冇問你的意見?”

“我……”沐雲西一時不知怎麼說,“我的重點不在要喝什麼,而是你請女孩子喝東西,應該禮貌性的問問對方的意見。”

“既然你這麼說,說明本王一開始的想法是冇錯的,你就是要喝茶,那明知道你要喝茶,本王還故意問你要喝什麼,這不是很虛偽嗎?”

沐雲西差點趴到了桌子上,隻能無力的扶著額頭,她感覺到了比馬裡亞納海溝還深的代溝,難道王爺都聽不懂人話?

“算了算了,你把酒撤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