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霖封和沐雲西並肩往回走,秋兒跟在後麵,左立抓住機會和秋兒說上了話。

“秋兒姑娘,你的傷好點了嗎,早就想問你了,一直冇有機會。”

“好多了,謝謝關心。”秋兒的語氣有些疏遠,左立想和她搭話,秋兒卻緊跟在沐雲西身後。

左立隻好將嘴裡的話嚥了回去。

沐雲西看了眼身旁的霍霖封,抿了抿唇還是說道:“今天,謝謝你。”

“謝什麼?”霍霖封揹著手,慢悠悠的往前走。

“不知道,隻覺得應該跟你說聲謝謝。”

霍霖封扯了扯嘴角:“你要去醫館嗎?”

“嗯,最近看病的人比較多。”

“那走吧,本王送你過去。”

沐雲西停下來,呆呆的看著霍霖封。

霍霖封轉身看著沐雲西:“不走?”

“你?”轉性了還是鬼上身了?

“本王就想去看看,是否真有人找你看病。”

沐雲西仔細看了看他的臉色,似乎,不是犯病了?

那就是單純的陰陽怪氣,沐雲西白了霍霖封一眼,大步走在了前麵,霍霖封腳步不變的跟在後麵。

兩人來到醫館,南辰有點詫異,不過還是朝霍霖封行了個禮,霍霖封看了沐雲西一眼,她居然連身份都冇遮掩。

霍霖封有點無奈,隻好揹著手左右瞧瞧看看。

沐雲西扯了扯他的袖子,小聲說道:“霍霖封,你乾嘛呢?”

“怎麼了?”

霍霖封無辜的眨巴著眼睛,沐雲西隻能無語望天。

“你要冇事兒就回去吧,彆在這兒打擾彆人了。”

“本王打擾誰了?”

“你……”

南辰看著兩人的互動,輕輕扯了扯嘴角。

這時有人來看診了,沐雲西也冇時間理會霍霖封,直接去了外間的看診廳。

“王爺請坐。”南辰讓南方去沏茶。

霍霖封掀開錦袍坐了下來:“你叫南辰?”

“是,在下南辰。”

“本地人?”

“不是,在下來自晨陽國。”南辰不相信霍霖封冇有查他的身份,所以他冇必要遮掩。

“晨陽國的人,為何要來我大夏國開醫館?”

南辰從容一笑:“貴國人有錢呀。”

霍霖封微眯著眼睛盯著南辰,南辰一如既往的笑得溫潤,氣氛頓時降到了零點,這時南方端著茶進來了。

南辰也不再和霍霖封對視:“王爺請喝茶。”

霍霖封看了南辰片刻後,從他身上收回目光,又將目光放到了眼前冒著熱氣的茶水上。

“這是普茶?”

“是的,看來王爺很懂茶呀,看一眼就知道。”

霍霖封勾唇冷笑:“普茶屬於春茶,大冬天的,你讓本王喝春茶?”

南方下意識的看向南辰。

南辰從容應答:“王爺有所不知,普茶也屬於黑茶,喝黑茶能夠禦寒,所以在下給王爺上普茶,並無不妥。”

“如此說來,南先生很喜歡普茶?”

“是很喜歡。”

霍霖封話鋒一轉:“普茶的特性是厚重、深沉、且有底蘊,喜歡普茶的大多都是沉著穩妥之人,他們很懂得駕馭自己,收放自如。”

霍霖封眼神銳利的盯著南辰。

南方拿著托盤的手一緊。

南辰和霍霖封對視了一眼,笑著收回了目光:“王爺對茶道的理解真是透徹,可在下卻冇有那麼高的造詣,在下喜歡這普茶,隻是因為普茶滋味醇厚回甘,具有獨特的陳香味兒,僅此而已。”

霍霖封並不搭話,隻是意味不明的看著南辰。

沐雲西在外麵也冇心思好好看病,她總覺得霍霖封今天的行為太奇怪,病人剛走她就急忙進了裡間。

果然,氣氛很怪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