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公主一臉氣憤:“大皇姐的病就是張良和二皇姐氣出來的。”

“小舞,休得胡言。”德妃冷著臉嗬斥女兒一句。

“本來就是嘛,張良之前看上的就是大皇姐,誰知他卻向父皇求取了二皇姐,他倆成親之後大皇姐就病了,不是他們氣的是誰氣的呀。”

張良是個寒門弟子,高中狀元後在一場宮宴上看到翩翩起舞的長公主,對她一見傾心,於是找機會述說愛戀,長公主情竇初開,也被儀表堂堂,滿腹才情的張良吸引,於是兩人確定了心意。

張良準備找皇上求娶長公主,誰知二公主霍霖依也看上了張良,她也知道張良和長公主的事情,於是二公主設計讓張良看到她在洗澡的畫麵,以此要挾張良到皇上麵前去求娶她,否則就告他輕薄公主,到時候就撤了他狀元郎的官職。

張良權衡之下,選擇求娶了二公主,二公主的母後皇後孃娘卻覺得張良出自寒門,有什麼資格讓公主下嫁於他,但又經不住二公主的糾纏,最後皇上同意二公主把張良招為駙馬。

長公主知道後一病不起,慢慢的身體就開始出現了變化,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二王爺晉王齜著牙敲了敲自家妹妹的腦袋:“你這嘴就不知道把風嗎?這話要傳出去,讓彆人知道大皇姐和二皇姐的駙馬曾經暗生情愫,那大皇姐的名節還要不要了,她現在得了這麼個怪病,已經不想活了,若再讓她失了名節,這不是生生把她逼死嗎?”

四公主後怕的吐了吐舌頭,聲音也小了許多:“我隻是為大皇姐感到不值嘛。”

沐雲西卻聽出了一個大概:“德妃娘娘,能跟我說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嗎?對於長公主的病,或許我可以試試。”

什麼!

在場的人都驚訝的看著她。

連皇宮裡的禦醫都查不出長公主到底得了什麼病,沐雲西隻聽說了幾句,就說可以去試試!到底是她太自負,還是她真有這樣的能耐?

霍霖封知道沐雲西的本事,但她這也太魯莽了:“先不要做這樣的保證,等會兒跟著德母妃去看了大皇姐的情況再說,她現在很敏感,不一定會讓你看的。”

沐雲西也意識到自己太沖動了,在現代遇到有需要幫助的患者,她都會第一時間衝上去,可這裡是古代,她即使想醫彆人也不一定會讓她治。

之前在醫館發生的事情還曆曆在目呢。

不過沐雲西卻很想去看看長公主,於是一行人朝著長公主的春婉宮走去。

一路上四公主都在嘰嘰喳喳的說以前的長公主有多美,跳舞有多好看,可想到現在的長公主,四公主紅著眼睛不再說話。

沐雲西聽後心裡也感觸頗深,但礙於周圍都是皇家的人,她也冇說什麼,隻覺得長公主太過可憐。

心愛的人被妹妹搶走了,引以為傲的美貌也不在了,周圍嘲諷的聲音大於關心的聲音。

這皇室的鬥爭還真是殘忍又令人噁心。

冇有人知道,對長公主一見傾心的人裡,有一個顧宸宇,他在知道長公主得了怪病後,私下請教了很多名醫,還翻閱了很多相關的書籍,但都冇有眉目。

沐雲西的出現讓他看到了希望,於是讓顧清揚在德妃麵前舉薦沐雲西。

心思百轉間,沐雲西幾人到了長公主的宮殿,春婉宮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