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雲西先看到的是皇後孃娘,她是大皇子楚王和二公主霍霖依的母後,人雖然很瘦,但穿著皇後宮裝,倒也有一份威嚴的氣勢,但因為母家冇什麼勢力,所以皇後很懂得收斂鋒芒。

皇後旁邊的是淑妃娘娘,這個娘娘沐雲西再熟悉不過了,是四王爺齊王的母妃,她和皇上還育有一個女兒,比四公主大一歲,在四個公主裡排行老三,以前的沐雲西還喜歡齊王的時候,可冇少被那個三公主冷嘲熱諷。

淑妃雖然三十好幾了,卻長著一對勾人的桃花眼,又因為父親是丞相,所以淑妃在後宮很是得勢。

挨著淑妃的是良妃娘娘,這個娘娘沐雲西不怎麼熟悉,但沐雲西看到她的第一眼,給人的感覺就是刻薄。

不過沐雲西卻熟悉她的兒子,五王爺宣王,宣王仗著自己的外祖父是太尉,居然在外麵結黨營私,被皇上嚴厲訓斥後仍然屢教不改,現在已經被皇上發配到遠地當了藩王。

兒子失勢,良妃非但冇有收斂,言談舉止似乎比以前更刻薄了,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在用這樣的方式發泄對皇上的不滿。

良妃娘娘旁邊站的是賢妃娘娘,看著為人比較和善,配得上一個“賢”字,她是煜王的母妃,沐雲西突然就想到了那個笑起來就有顆虎牙的六王爺,也不知道他在軍營裡呆的習不習慣?

沐雲西喜歡煜王,所以對著賢妃娘娘微微笑了笑,賢妃娘娘也給了她一個微笑。

還有一位沐雲西不認識,德妃為她做了介紹,是最近得盛寵的浣貴人。

沐雲西看著幾位娘娘,臉上一直帶著友好的笑意。其實她很不喜歡這樣的場合,跟她們又不熟,還要裝作很友好的樣子,實在讓人累得慌。

沐雲西和霍霖封先給太後請安,隨後沐雲西又一一問候了幾位娘娘,霍霖封卻站著不動,皇上的後宮,他隻敬重待他如己出的德妃娘娘一人。

所以在輪到沐雲西問候時,淑妃和良妃明顯的冷哼了一聲,沐雲西也不奇怪,她們的兒子和霍霖封不對付,自然也不會喜歡她。

浣貴人朝沐雲西和霍霖封友好的笑了笑,霍霖封看了她一眼,眼裡閃過明顯的厭惡。

德妃冇告訴沐雲西,浣貴人得盛寵,是因為她長得和霍霖封的母妃有幾分相似。

沐雲西看了眼浣貴人微微隆起的小腹,看來懷孕已四月有餘了。

“聽說你剛纔去看婉兒了?”

太後無視了霍霖封,隻看著沐雲西,因為霍霖封母妃的關係,太後對霍霖封喜歡不起來,霍霖封一臉的無所謂。

但對於沐雲西,太後雖說不上喜歡,但也冇有以前那麼討厭了,畢竟上次在她的壽辰上,沐雲西的表現太後還是很滿意的。

“回皇祖母,去過了。”

“你當真能醫治婉兒的病?”太後不太相信沐雲西有這麼大的本事。

這時長相刻薄的良妃笑著接過話:“母後,或許秦王妃是深藏不露呢,您忘了,上次在您的壽宴上,就是她救活丞相大人的,當時的秦王妃可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呢。”

沐雲西瞟了良妃一眼,心下冷笑,她家老五都從王爺變成藩王了,她說話怎麼還那麼有底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