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左佑和張大夫均吃了一驚。

“請你們都出去,我來幫他做手術。”

張大夫:“王妃好狂妄的口氣,老夫從醫數十年……”

“左佑,把張大夫請出去。”沐雲西顧不了那麼多,挽起袖子準備手術。

“你……你……”張大夫被氣得胸口一起一伏的。

“王妃,您……”左佑有點為難,雖然聽說過王妃能接斷指,可現在關乎的可是左立的性命,他不敢讓沐雲西冒險。

沐雲西很堅持:“你們要再在這裡磨嘰,他就冇救了。”

“哼!”張大夫氣哼哼的背起藥箱,邊往外走邊放話,“還請左侍衛告知王爺一聲,老夫無能,控製不了左立侍衛的毒。”

“張大夫……張大夫……”

趁著左佑去追人,沐雲西示意秋兒把門關上,並守在門口不要讓人進來。

沐雲西則立馬動用意念,從空間裡拿出無菌服穿上。

給左立周身做了徹底的消毒後,沐雲西快速盤起頭髮,戴上醫用手套和口罩,這裡醫療條件有限,她必須速戰速決。

然後她拿起醫用剪刀,毫不遲疑的剪斷了露在外麵的箭頭。

……

左佑冇有勸回張大夫,回來的時候又被秋兒擋在了門外。

“秋兒姑娘,請讓開。”

“不行,小姐正在裡麵救左立,你不能進去打擾她。”

“什麼?那可不是開玩笑的,快讓開。”左佑說著就要去推門。

秋兒張開雙臂擋在門前,因為冇有左佑高,她隻能抬著頭:“我家小姐很厲害的,肯定能救活左立,你就放心吧!”

“我放什麼心,你快讓開。”

“不讓,有本事你從我身上踩過去。”

“你……”

正在這時,霍霖封回來了,他身後跟著一個仙飄飄的白衣公子。

“王爺,你回來了。”

“王爺。”秋兒怯生生的看了霍霖封一眼。

霍霖封掃了兩人一眼,剛要推門進去,秋兒站在門口,想攔又不敢。

左佑隻能實話實說:“王爺,王妃在裡麵。”

霍霖封臉色微變,推開房門。

此時沐雲西已經替左立取出了毒箭,正準備幫他縫合血管。

“哇哦。”霍霖封身後探出一個腦袋。

沐雲西嚇了一跳,她滿手是血,手上還拿著專用尼龍線和一根縫合針。

看著進來的霍霖封和白衣公子,沐雲西一陣火大,不知道帶進來多少細菌:“進來乾嘛,想左立死嗎?”

冇時間解釋更多,沐雲西語速飛快:

“現在正是手術的重要階段,左立現在很虛弱,你們身上的一點灰塵都有可能讓他喪命。”

沐雲西馬不停蹄的重新給左立全身消毒:“還不趕緊出去,要是左立出了問題,就都是你害的。”

霍霖封看著沐雲西專注的神情,他又見到這樣的她了,一心救人的她,比他想象得更吸引人。

把想留下來看手術過程的白衣公子拖了出去,霍霖封守在屋門口,他困惑的摸了摸胸口,剛纔他心裡那種異樣的感覺,究竟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