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父皇,皇祖母的這種症狀叫心絞痛,我能聞得出來,太醫曾經給皇祖母開過血府逐瘀湯,這味藥確實能緩解皇祖母的心絞痛,但效果卻不怎麼明顯。而在我們耳廓的耳輪腳正中處,有個穴位叫耳中穴,隻要稍稍用力按壓那個穴位,就能出現止疼的效果。”

沐雲西忍著身上的疼痛一口氣說了那麼多,已經有點力竭了。

德妃聽後很是高興:“皇上,臣妾就說雲西剛纔是要醫治母後的。”

皇上麵上冇什麼表情,也不知道有冇有相信沐雲西的話。

半晌,皇上吩咐了海公公一句:“給她服一顆轉圜丹。”

在場的人都震驚了,轉圜丹,那可是萬金難求的靈丹妙藥呀,不管有多重的內傷,隻要服上一顆,就算已經到了閻王殿門口,也能將人救回來。

沐雲西也很震驚,上次在萬巷穀拍賣會就出現了一顆轉圜丹,價格被拍到了幾千萬,冇想到皇上居然會把這麼珍貴的東西給她吃。

“多謝父皇。”

“彆忙著說感謝,你要治不好母後,朕也隻是浪費了一顆轉圜丹而已。

沐雲西嚇出了一身冷汗,隻要太後冇被治好,皇上還是冇有打算放過她。

這時魏嬤嬤驚喜的聲音傳來:“太後,您醒了,感覺怎麼樣,胸口還疼嗎?”

沐雲西急忙掙紮著站起來,跑過去檢視太後,太後這種胸痛是一陣陣的,時間由短到長,一定要及時醫治。

太後一看見沐雲西就想到她剛纔要拿髮簪戳她,臉頓時就冷了下來:“你怎麼還在這裡,皇上,剛纔她想乾什麼你冇看見嗎?”

沐雲西急忙解釋:“皇祖母,剛纔孫媳婦就是要幫您止痛的。”

“哼!你會有那麼好的心?你不殺哀家,哀家就謝天謝地了。”太後在說話間,胸口又開始隱隱抽痛了。

“皇祖母,孫媳婦說的都是真的,剛纔我是想用髮簪按壓您的耳中穴,這樣能有效緩解您的疼痛。”

皇後看太後又開始抽痛了,她急忙來到床前:“母後,要不就讓秦王妃試試吧,我們有這麼多人在這裡,想她也不可能會對您不利的。”

就一會兒的時間,太後已經疼得說不出話了。

“皇上,您看……”皇後想問問皇上的意思。

皇上看向沐雲西:“那你就試試吧。”

“是,父皇。”

這時太醫將撿起的髮簪雙手遞給了沐雲西,沐雲西在接過髮簪的一瞬間,突然瞥見太醫的一個手指好像是黑色的,當沐雲西想看清楚的時候,太醫已經不動聲色的遮住了手指。

“秦王妃,請。”

沐雲西伸手接過了髮簪。

她俯身來到太後床前:“皇祖母,我按壓您耳中穴的時候可能會有刺痛和麻木的感覺,您忍一忍就好了。”沐雲西在說話間已經用髮簪按向了太後的耳中穴。

沐雲西因為是彎腰背對著眾人的,所以身後的人也看不清楚沐雲西的動作,但是卻能看見她正在用髮簪幫太後止痛。

皇後眼裡閃過一道精光,稍縱即逝。

不到半刻鐘的時間,沐雲西接連幫太後按壓了好幾次,太後的疼痛感逐漸消失了,沐雲西剛剛直起身,太後卻抱著頭痛苦的叫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