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一次宮宴,王若珂聽說宮外的王爺都會來,於是就想到外麵去伺候,為此她還給一個在外麵伺候的宮女下藥,讓那個宮女肚子拉了下不來床,然後她就頂替那個宮女去外麵伺候了,結果還真被一個王爺相中了,可是……嗬嗬,卻捅了一個馬蜂窩。”

“哦。”沐雲西終於聽到了重點,“此話怎講?”

嬤嬤笑著說:“她不知天高地厚的勾搭了大皇子楚王,誰人不知楚王家裡有個母老虎,結果可想而知,楚王妃出了宮宴就讓人打了她十幾巴掌,差點把她那張臉打爛了,可就是這樣了,她還是冇有放棄,聽說還和楚王約會了好幾次。”

沐雲西點了點頭,心裡已經有了幾分把握。

她揮手讓嬤嬤退下,剛要準備去見皇上,就看見霍霖封發了瘋似的往這邊跑,他身上帶了不受傷,後麵還有一大堆禁衛軍在追他。

沐雲西皺眉看著霍霖封,霍霖封已經跌跌撞撞的跑了過來,看到沐雲西在這裡,他有點詫異。

不過他也來不及多想,急忙扶住沐雲西的雙肩:“你是來檢查屍體的嗎,死的人是誰?”

沐雲西現在知道霍霖封為什麼那麼急切了,她冷笑一聲:“你以為是誰?”

霍霖封冇理會沐雲西話裡的深意,放開沐雲西就跑進了屋裡,當看到躺在床上的人不是上官靜時,他鬆了一口氣。

這時禁衛軍已經追了上來,進屋將霍霖封團團圍住:“三王爺,皇上有令,命我等帶您去乾清宮。”

霍霖封這會兒也冇有反抗的理由了,他跟著禁衛軍出來,看到沐雲西冷著臉看著他。

霍霖封一時有點不知所措。

沐雲西冷笑:“顧長卿說你拉著一個穿粉色衣服的女人進了這件屋子,她是誰?”除了宮裡的宮女,今天進宮的女人隻有一人穿粉色。

霍霖封抿了抿唇冇有說話,他突然有點不敢和沐雲西對視,沐雲西清澈明亮的眼眸讓他覺得很心虛。

“三王爺,快走吧,皇上在等著您呢。”

霍霖封看了眼沐雲西,在禁衛軍的簇擁下走了。

沐雲西覺得心裡澀澀的,她深吸了一口氣,讓人保護好現場後也急忙趕往乾清宮。

霍霖封來到乾清宮就被押了跪在皇上麵前。

皇上週身透著怒氣:“那個宮女是不是你殺的?”

“不是。”

“不是?哼!那你為什麼要跑?”

霍霖封筆挺的跪在地上,目視前方不說話。

皇上看到他這個樣子就來氣。

皇後適時發話:“可是,顧統領說看見秦王你拉著一個粉衣女子進了儲秀門的二號偏房。”

霍霖封看了顧長卿一眼,顧長卿剛好也瞪了過來,他覺得霍霖封欺騙了他,霍霖封有什麼不能不跟他說的,莫非他還會出賣霍霖封不成?

德妃也很著急:“封兒,你到是說話呀,是不是有什麼誤會?”這可關乎到霍霖封的名聲和前途,德妃真怕霍霖封一時糊塗做了傻事。

沐雲西冷笑,誤會?

隻怕他死也要保住那個女人的名聲吧!

霍霖封不說話,皇上更怒了:“你不說話就是默認了是不是?你知道你在乾什麼嗎?啊!玷汙宮女致死,這樣的事情要是傳出去,你讓外麵的人怎麼看你,你的名聲還要不要了,啊!說話,你啞巴了!”皇上操起桌上的一本奏章就打向霍霖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