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雲西搬去了新院子,又不用再倒夜香,心情很是舒暢,於是大手一揮,教給廚房大師傅一種新吃法——火鍋。

她把上次世子蕭謙給的銀子一股腦交給了大師傅,讓他照著她寫的單子去置辦食材,剩餘的銀子就給大師傅當小費。

看著屋裡熱氣騰騰的火鍋,沐雲西饞得直咽口水,穿過來後她還冇吃過一頓好的呢。

三個新來的丫頭端著一盤盤蔬菜和切成片的生肉進來,眼裡全是好奇,都是生的,怎麼吃呀?

沐雲西拿著筷子率先坐了下來:“都坐下來吧,一起吃。”吃火鍋人多才熱鬨,本來沐雲西還叫了廚房大師傅,可他死活不敢來。

三個丫頭同時搖頭:“奴婢不敢。”

沐雲西剛要說什麼,秋兒火急火燎的端著一盤蘸水走了進來:“小姐,王爺來了。”

“什麼?”沐雲西食慾頓時消了大半,“他來乾什麼?”

“怎麼,不歡迎?”霍霖封清冷的聲音從屋外傳來。

沐雲西隻能哼哼,她還真不歡迎。

白竹跟在霍霖封後麵進來了:“是在下請王爺一道前來的,今天和王妃相談甚歡,白竹總覺得意猶未儘,想繼續向王妃討教那精妙的醫術。”

沐雲西急忙站了起來:“白公子自謙了,你的解毒術也讓本妃望塵莫及。”

霍霖封被忽視了,拉長著個臉,身上還透著冷氣。

秋兒打了一個哆嗦,對著霍霖封討好一笑:“王爺,你們吃飯了嗎?和我們一起吃吧,這是我家小姐發明的新吃法,叫火鍋。”

沐雲西瞪了秋兒一眼:“王爺的吃食用得著你操心,那管家是乾嘛的,冇有管家還有一個得寵的側妃呢。”

秋兒撇了撇嘴,那小姐你這個正妃是擺設嗎,你就不會趁機爭一下寵?

霍霖封掃了沐雲西一眼,掀開錦袍就坐到了凳子上:“正好本王也餓了,白竹,坐下來一起吃吧。”

白竹也不客氣,挨著霍霖封坐了下來:“這種新奇的吃法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呢,封,這次來你的王府,總算不虛此行。”

沐雲西看著坐在一起的兩人,表情一言難儘。

封!

叫得這麼肉麻!這兩人什麼情況?

看著沐雲西的表情,霍霖封頭上冒出一排黑線,這女人,到底在想些什麼?

“王妃請坐,跟我們你不用客氣的。”

沐雲西聽得嘴角直抽抽,我成外人了!

“小姐,快坐下來吧。”秋兒把沐雲西拉到霍霖封邊上坐下來,“你不是說湯燒開就可以放食材進去了嗎?”

沐雲西微眯著眼睛,這丫頭想乾嘛?

秋兒被看得頭皮一陣發麻。

白竹夾起一塊肉:“這要怎麼吃?”

沐雲西從秋兒身上收回了目光:“你夾著肉放到鍋裡涮一下就可以吃了,像這樣。”沐雲西一邊說一邊給白竹做示範。

“這樣嗎?”

“對,涮一下就可以吃了。”

“涮這麼一會兒肉就熟了?”白竹有點糾結,不熟的肉要怎麼吃?

“這肉片廚房的大師傅切得很薄,很容易煮的,而且這樣煮出來的肉片又嫩又甜,很好吃的。可以了,你快夾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