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公主走後,長公主有點內疚:“雲西,對不起,連累你了。”

“嗨,連累什麼呀,二公主本來也不喜歡我。”沐雲西到是一臉無所謂。

長公主扯了扯主嘴角,也冇再說什麼。

沐雲西拿出她在秦王府裡準備好的藥交給長公主:“皇姐,這個藥你一定要按時吃,還有這個。”沐雲西又從挎包裡拿出一卷寫著鍛鍊計劃的宣紙。

“你就照著上麵的鍛鍊計劃去做,不能偷懶,但也不要超量,超量的話你堅持不了幾天。”

長公主看著這份鍛鍊計劃,雖然上麵的毛筆字寫得有些難看,但卻看得出來寫字之人是何其用心。

“雲西,謝謝你。”長公主聲音有些哽咽。

本來長公主自己都已經放棄自己了,但沐雲西卻這麼用心的幫她治療。

長公主心裡感動的同時,也莫名的開始信任沐雲西,覺得她或許真的可以幫助自己。

沐雲西拉住長公主的手,眼神堅定的看著她:“皇姐,不管治療的過程有多艱難,都一定不要放棄,隻要你堅持下來,以後的你,一定會感謝現在堅持的你。”

長公主看著沐雲西明亮的眼睛,認真的點了點頭。

沐雲西和長公主寒暄了幾句就離開了春婉宮,本來她想直接出宮的,但出於禮貌,她還是去看了德妃。

畢竟前幾次在宮裡,德妃總是站在她這一邊,不遺餘力的幫她說話。

德妃怕沐雲西因為宮女死亡的事情對霍霖封有意見,所以沐雲西進門她就拉著沐雲西的手,一直在說霍霖封的事情。

還讓沐雲西多擔待霍霖封一些,說他小時候過得真的很不容易。

沐雲西隻能敷衍的打著哈哈,聊了一會兒沐雲西就尋個理由離開了。

沐雲西剛到宮門口,就遇上了進宮麵聖的顧宸宇。

“見過秦王妃。”顧宸宇朝沐雲西行了個禮。

沐雲西隨性的笑了笑:“你就彆有那麼多的虛禮了,你和霍霖封是好友,我和清揚也談得來,以後我們就以朋友的方式相處吧。”

顧宸宇笑著點了點頭:“你是來看太後的嗎?”

“嗯,太後冇什麼大礙了,我又去給長公主送了藥。

顧宸宇緊了緊袖子裡的手,麵上卻一派坦然:“長公主的病可謂是千年難遇的怪病,你當真能治好她?”

沐雲西冇察覺到顧宸宇的異樣,坦誠的說道:“這個不好說,這種病的治療週期很長,藥物雖然能起到很大的作用,但患者的心態和堅持不懈鍛鍊也是必不可少的,否則這種病是不可能被根治的。”

“這樣啊……”顧宸宇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你認識長公主嗎?你好像很關心她的樣子?”

顧宸宇收起心思,不在意的笑著說道:“長公主以前可是出了名的美人,想不認識她都難呀。”

沐雲西撇了撇嘴:“果然,你們男人都隻會看臉。”

顧宸宇也聽說了霍霖封在宮裡的事情,以為沐雲西是在影射霍霖封,他笑了笑,不再同沐雲西爭辯。

“你要回去了嗎?”

“嗯。”

顧宸宇看了看四周,旁邊停著一輛馬車,馬車上隻坐著一個車伕。

“霍霖封冇讓人保護你?”顧宸宇有點奇怪。

沐雲西一臉不在意:“要什麼人保護呀,我這個秦王妃窮的叮噹響,不會有人打我主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