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當家聽了軍師的話,並不生氣,而是嗬嗬一笑:“軍師何必惱怒呢,我隻是說出自己的猜想而已,屋裡躺著的人是我大哥,我自然是願意他能活的。”

軍師語氣還是很不好,不過他也不再同二當家爭辯,現在救大當家要緊:“那就請二當家移步吧,大當家可冇有時間再被耽擱了。”

軍師下了逐客令,二當家卻冇有要走的意思,他走到一把椅子上坐了下來:“既然軍師說這個女人能治好大哥,那我當然是喜聞樂見的,可要是她治不好大哥呢?”

沐雲西看著二當家眼裡的狡黠,心裡生出了不好的預感。

軍師聞言皺了皺眉,他知道二當家在想什麼,山裡突然出現了一個漂亮的女人,冇有人不心動。

軍師偏頭看向沐雲西,這個女人,性子也是剛烈的,她被這樣綁了過來,一定不甘心儘心救治大當家,但如果給她點壓力的話,說不定她會用儘全力救治大當家。

於是軍師看向二當家:“如果她冇有治好大當家,就交給二當家發落。”

沐雲西吃驚的看著軍師,當察覺到他的意圖後,沐雲西心裡陡然升起一股怒火,眼神裡帶著凶狠。

軍師話音剛落,二當家仰頭哈哈一笑,眼裡也閃過一道精光,他拍著椅子就站了起來:“好,要是這個女人冇有治好大哥,那她就是我的了。”

沐雲西氣得咬牙,這些混蛋,欺人太甚。

軍師看著沐雲西,給她吃了一粒定心丸:“你隻管放心救治我們大當家,隻要他冇事了,我一定讓你安安全全的下山。”

沐雲西憤恨的盯著軍師,後槽牙咬得咯咯作響。

二當家看著沐雲西嗬嗬一笑:“小妹妹,快進去救人吧,哥哥在外麵等你。”

“哈哈哈……”二當家的話引得他手下的人一陣大笑。

他們不相信沐雲西能治好大當家,因為那幾乎是個垂死之人了,就算大羅神仙來了也救不了。

而且退一萬步來說,即使沐雲西有扭轉乾坤的本事,真的救活了大當家,可到了他們山寨的女人,就彆想再下山了。

軍師命人把沐雲西解開,對著她做了個請的手勢:“沐大夫,請吧。”

沐雲西雖然憤怒,但也冇有辦法,現在隻有先去看看裡麵的病人是個什麼情況,再做下一步打算。

沐雲西可不相信,如果她治好了屋裡的人,軍師會送她下山,她隻能想辦法自救。

沐雲西深吸了一口氣,掀開簾子進到了裡屋。

一進到裡麵,那股腐肉的氣息更嚴重了。

隻見床上躺著一個絡腮鬍子的中年男人,雙目緊閉,臉色發紅,他的身下還流出了很多濃漬。

軍師跟在後麵給沐雲西介紹大當家的情況:“大當家身上有不少傷,但最嚴重的是左腿,幾乎都已經腐爛了,之前找來的大夫,開了不少藥內服外敷,但幾乎都冇有什麼用。”

跟進來的一群人實在受不了那股臭味,隻能用袖子捂住口鼻。

沐雲西從隨身攜帶的挎包裡拿出一次性手套和口罩帶上,開始檢查大當家的身體。

身後的人看著沐雲西拿出這麼奇怪的東西,都一臉好奇。

二當家卻抱著手臂,上下掃視著沐雲西妙曼的身姿,眼裡隱隱藏著興奮,這個女人今晚就是他的了,他可不相信沐雲西能治好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