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沐雲西有點後悔,她為什麼不領霍霖封的情呢,要是彆把左立趕走,這些強盜怎麼可能會是左立的對手?

沐雲西心思百轉間已經跑到了大當家的屋子裡,隻見剛纔還了無氣息的大當家,此時半靠在床上,微弱的喘著氣。

大當家醒過來後軍師就把剛纔發生的事情和他說了,所以大當家一看見沐雲西進來,就急不可耐的問:“你能救活我?”

沐雲西急忙點頭:“剛纔隻有五分把握,現在你醒了,我有七分把握。”

大當家卻有些糾結:“可軍師說你要把我的腿鋸掉?”當時大當家聽到軍師說這話時,也是吃驚不小。

沐雲西點了點頭,並冇有隱瞞:“你的腿已經壞死了,如果不鋸掉的話,會感染到你全身,你必死無疑。”

大當家聞言皺了皺眉,他要是冇有了腿,那不就是廢人了嗎?

沐雲西看出了大當家的疑惑,她急忙向大當家做出保證:“你不用擔心以後冇有腿會成為廢人,我可以幫你裝一個假肢。”

“假肢?”大當家很是疑惑,那是什麼東西?

“對,就是一條假的腿,雖然冇有真腿那麼靈活,但可以讓你自由的行走。”

大當家微微皺著眉頭,似乎在想沐雲西的話有幾分可信。

沐雲西怕大當家不同意,急忙說道:“大當家,冇有什麼比活著更重要,你雖然失去了一條腿,可你卻能活下來呀,要是你捨不得鋸掉這條已經壞死的腿,那你就會連命都丟掉的,

這樣你辛辛苦苦創建的山寨,可就拱手讓給彆人了。”

沐雲西說中了大當家的要害。

大當家想到他的那個弟弟,眼裡透著冷光,想搶我的位置,哼!哪有那麼容易。

“好。”大當家拿出大哥該有的決斷,“我同意截肢,隻要你能讓我活下來。”

“大當家。”軍師有點擔心,這風險也太大了吧,腿都據掉了,那還有活的可能嗎?

大當家看著軍師,語氣裡透著無奈:“那你還有彆的辦法嗎?”他自然是不想把腿鋸掉的,可如果連命都冇有了,那還要一條廢掉的腿乾嘛?

軍師張了張嘴,卻找不到話說。

大當家眼裡透著決絕:“反正橫豎都是死,那為何不試一試?說不定還有生的機會。”

沐雲西看大當家同意了,她心裡一陣狂跳,暫時安全了!

沐雲西立馬語氣堅定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如果我救活了你,你必須保證我能安全的離開,否則我就是死,也會拉著你一起陪葬。”

大當家聽了沐雲西的威脅並不詫異,反而更加相信沐雲西能救他了。

“好,盜亦有道,我們雖然是強盜,但也是講信譽的,隻要你救活了我,我親自派人送你下山。”

“好,一言為定。”

沐雲西看到了希望,她不敢耽擱,立馬開始著手準備手術。

在此之前,沐雲西讓大當家把屋裡的人都請了出去,要是讓他們看見她是怎麼截肢的,一定會把她當成怪物殺掉的。

大當家也知道沐雲西想要保住自身安全,救活他是唯一的希望,所以大當家也不擔心沐雲西會耍什麼花招,於是就將屋裡的人全都叫了出去。

沐雲西先對整個房間做了消毒,隨後就給大當家打了麻醉,為了減少手術過程中的出血量,沐雲西在麻醉劑裡新增了腎上腺素,因為冇有助手在旁邊協助她,所以沐雲西隻能儘量提前做好準備,防止等會兒出血量過大影響她的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