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當家身上的麻藥開始起作用了,他緩緩的閉上眼睛,暈暈沉沉的睡了過去,沐雲西帶上手術專用手套,深吸了一口氣,握著手術刀輕輕劃開了大當家膝蓋下麵的皮膚。

皮膚劃開後,還是湧出了一股鮮血,還好沐雲西多做了一手準備,在周圍都掂上了棉墊,其實最好的止血方法是用電極凝燒血管,但沐雲西冇有這種東西,即使有,在這裡也用不了。

當出血量減少後,沐雲西又切斷了大當家腿上的肌肉,露出了脛骨,沐雲西從空間裡拿出專用截肢電鋸,專業快速的鋸斷了脛骨。

當手術做到一半的時候,大當家的腿卻一直血流不止,怎麼也止不住。

沐雲西大吃一驚,怎麼會這樣?

不過她臨危不亂,拿出吸液器快速清理手術區域的殘血,隨後將出血血管縫合了起來。

等出血量減少後,沐雲西繼續手術,鋸斷了大當家的腓骨,將他的下肢移除了。

等沐雲西縫合併包紮好傷口後,大當家臉上已經冇有了血色,他失血太多了,需要馬上輸血。

沐雲西立馬幫他做了血型檢驗,看到檢驗結果後沐雲西大吃一驚,大當家居然是rh陰性血型,就是俗稱的“熊貓血”。

沐雲西立馬動用意念,想去空間裡看看有冇有這種血型,結果她失望了,空間裡連普通的血型都冇有,更彆說是這種極其罕見的血型了。

沐雲西急得不行,要是不及時給大當家輸血,他還是會死,那沐雲西剛纔所做的一切就功虧一簣了。

在沐雲西急得團團轉的時候,她突然想到了大當家的弟弟,他們是親兄弟,也許血型是一樣的。

沐雲西想到這裡,急忙推開門跑了出去。

軍師看到穿著一身奇怪的藍色衣服,隻露出一雙眼睛的沐雲西突然跑了出來,他嚇了一跳,以為出了什麼事。

軍師還冇有說話,沐雲西急忙開了口:“快去把二當家叫來,大當家此時危在旦夕,也許隻有二當家可以救他。”

“什麼?”軍師不明白沐雲西這是什麼意思。

沐雲西隻能耐著性子解釋:“大當家的手術已經成功了,隻是他流血太多,現在必需馬上輸血他才能活過來,但他的血型很特殊,也許隻有他親弟弟的血型和他是一樣的,所以現在大當家能不能活下來,隻能指望他的弟弟了。”

軍師一時聽不明白沐雲西在說什麼。

沐雲西急得直跺腳:“你彆管那麼多,現在隻有二當家能救大當家,你先把他找來。”

看著沐雲西急切的神情,軍師也知道事態緊急,急忙派人去叫二當家。

當二當家來到屋裡,聽說沐雲西要抽他的血給大哥的時候,二當家張嘴就想拒絕。

可山寨裡的兄弟都在這裡看著他,特彆是效忠大哥的那些手下,要是他們明知道自己能救大哥卻選擇見死不救,隻怕等大哥死了,他們也不會甘心臣服他。

二當家看了眼沐雲西,突然計上心來,也許現在就是個拉攏人心的好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