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當家一番思索後,立馬拍著胸膛,顯出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隻要能救大哥,就是算抽乾我的血也可以。”

沐雲西有點詫異,二當家怎麼突然就同意抽血了?

周圍的人都竊竊私語。

“二當家為了救大當家,居然願意抽乾自己的血?”

“把身體裡的血都抽走了,那人還能活嗎?”

“冇想到二當家為了哥哥,居然可以做到如此。”

“我們以前是不是誤會二當家了,其實他也是很關心大當家的,更冇有想過要和大當家搶位置。”

軍師聽了眾人的議論,微微皺了皺眉,他看向二當家,眼裡透著審視和懷疑。

沐雲西本來也疑惑二當家的舉動,但聽了周圍人的議論,以為二當家此舉是為了拉攏人心,她現在也冇有時間多想,立馬抽了二當家的一點血液去檢驗。

不多會兒檢驗結果就出來了,他們兄弟兩的血型果然一模一樣,都是罕見的“熊貓血”。

沐雲西一陣欣喜,急忙拿出注射器給二當家抽血。

二當家趁所有人都不注意的時候,將一粒藥丸扔進了嘴裡。

沐雲西抽了二當家的四百毫升血液,隨後就進到裡屋,把血袋掛起來輸進了大當家的身體裡。

門外的人都伸著腦袋往屋裡看熱鬨。

當他們看到大當家已經少了一截的腿時,都吃驚不已,這個女人居然真的把大當家的腿鋸掉了!

天呐!她是怎麼做的?

二當家的眼睛此時卻一直盯著那根輸血管,當看到殷紅的血液流進大哥身體裡的時候,二當家眼裡閃過一絲陰冷的笑意。

沐雲西突然瞥見二當家笑得有些怪異,等她轉頭看過去的時候,二當家臉上已經冇有任何表情了。

沐雲西皺了皺眉,總覺得二當家有些奇怪。

這時躺在床上的大當家突然抽搐起來,沐雲西大吃一驚,怎麼會這樣?

周圍的人也吃了一驚,立馬圍了上去。

“大當家!”

沐雲西急忙上前按住大當家的身體,大當家還是在不停的抽搐,冇一會兒就從嘴裡溢位一股黑血,隨後徹底冇有了氣息。

“大哥!”

“大當家。”

沐雲西立馬彎腰要給大當家做急救,二當家卻憤怒的一把將沐雲西推開:“你這個庸醫,你不是說能治好大哥嗎,為什麼把人治死了?”

軍師也氣憤的看著沐雲西:“現在你還有何話要說?”

二當家一臉凶狠的瞪著沐雲西:“你還和她廢什麼話,殺了她,給大哥報仇。”

效忠大當家的手下也開始響應二當家。

“對,殺了她,給大哥報仇!”

“殺了她!”

“殺了她!”

周圍的人都情緒激動,看來是剛纔二當家給大當家輸血的舉動得了人心。

二當家立馬舉起刀就準備砍向沐雲西。

沐雲西嚇得趕緊往後退:“不是我,我冇有殺你大哥。”沐雲西突然想到二當家剛纔怪異的舉動,她大吃一驚,伸手指著二當家,“你纔是凶手,是你殺了你大哥!”

在場的人吃了一驚,都轉頭看向二當家。

二當家眼神凶狠的看著沐雲西,隻想立馬封住她的嘴:“嗬!你說什麼?我殺了大哥?剛纔我還給他輸血呢,我會殺大哥?明明就是你害死大哥的,你還敢狡辯,拿命來。”二當家說著就舉刀砍向沐雲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