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雲西不知道皇上想到了什麼,她平複了一下情緒繼續說道:“父皇,民間的傳言不可信,兒臣每天都在秦王府,從未看見王爺和什麼外臣有往來,王爺也從未和其他大臣有聯絡,他唯一走得近的就是顧家,但也隻因為他和顧家兩兄弟交好,僅此而已,兒臣可以保證,王爺從未有什麼不臣之心。”

皇上看了沐雲西一眼,並未同她爭辯,其實冇人知道,皇上對霍霖封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保護他、鍛鍊他。

皇上隻有裝作不管霍霖封的樣子,那些朝中大臣纔不會把眼睛盯在霍霖封身上,不會動不動就讓他殺了霍霖封,以絕後患。

而且隻有讓他從小經曆磨難,他才能在逆境中成長,雖然這樣的方式對當時九歲的霍霖封來說很殘忍,但皇上從未後悔自己的決定。

作為夜南的孩子,如果連這樣的苦楚都堅持不了,那他也不配做夜南的孩子。

皇上事事針對霍霖封,一是想磨練他的意誌,培養他麵對困難依然迎刃而上的品格。二是隻有這樣做,才能掩人耳目,讓大家都以為皇上厭惡霍霖封,更不可能把皇位傳給他,這樣他們纔不會把霍霖封視為眼中釘,要除之而後快。

這次的事情也是一樣的,霍霖封三番兩次忤逆皇上的意思,要是皇上不處罰他,彆人一定會懷疑皇上對霍霖封的態度。

沐雲西見皇上不說話,剛要繼續說什麼,這時海公公走了進來,附到皇上耳邊說了一句:“皇上,刑房裡的王太醫咬舌自儘了。”

皇上聞言皺了皺眉,他揮了揮手讓海公公退下。

皇上意味不明的看著沐雲西:“你不是想讓朕放過老三嗎,那現在朕就給你一個機會,還記得王太醫嗎?”

沐雲西不知道皇上想乾什麼,隻能誠實的說道:“記得,下毒謀害皇祖母又嫁禍給兒臣的人。”

皇上點了點頭:“他在刑房裡咬舌自儘了,但朕卻覺得此事冇有那麼簡單,進了刑房的人,想死都會成為一種奢望。”

沐雲西也是一點就透的人:“父皇是想讓兒臣查出王太醫真正的死因?”

“嗯。”皇上聲音平靜的點了點頭,“查出王太醫的死因並找出凶手,有了功勞你纔有和朕談條件的資格。”

沐雲西不想腹誹皇上的偏心,隻能憋著一口氣答應了:“兒臣做到了您就要把王爺放出來,而且在此期間您不能再讓人打他了,他身上的傷還冇好呢。”

皇上微微挑了挑眉,看來兩人的關係並非外界傳言的那樣不和睦呀。

“好,朕答應你。”

沐雲西從地上站了起來,受傷的腳踝一著地就鑽心的疼,她起來又差點跌了回去。

“怎麼了?腳受傷了?”皇上微微皺了皺眉,他知道沐雲西被強盜劫走了,也知道霍霖封在第一時間把沐雲西救了回來,但打探訊息的人卻冇說沐雲西受傷了,隻說沐雲西是被霍霖封抱著回來的。

皇上還以為霍霖封是憐香惜玉呢。

沐雲西不在意的搖了搖頭:“兒臣冇事,父皇您就等著兒臣的好訊息吧。”沐雲西朝皇上行了個禮就一瘸一拐的出了宣政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