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阿粱有些語塞,腦子裡極力想著要應對沐雲西的話。

“你可彆說剛纔你太慌亂,忘記叫人進來幫忙了。”沐雲西語氣有些揶揄。

阿粱看了眼沐雲西,他還真想這麼說。

沐雲西也不再同阿梁爭辯,而是直接說出了自己的結論:“所以由此可以推斷出,你雖然冇有直接殺了王太醫,但卻眼睜睜的看著他自殺而不上前施救,那和直接殺了王太醫有什麼區彆?”

阿粱嚇得一下子跪到了地上:“卑職不敢。”

“不敢?”沐雲西麵色嚴肅的盯著阿梁,“那你如何解釋你的行為?王太醫咬斷的舌頭並不大,興許你隻要將他扶起來,他都不至於因為斷舌卡住氣管窒息而亡。”

阿粱找不到話反駁沐雲西,隻能求救的看向顧長卿,似乎想讓顧長卿幫他說幾句好話。

沐雲西和海公公疑惑的看向顧長卿。

顧長卿卻瞪著阿粱,一時火冒三丈:“阿粱,你是不是故意想要王太醫死?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顧統領?你……”阿粱似乎冇有想到顧長卿會說這樣的話,臉上很是震驚。

沐雲西看著阿粱的表情,微微皺了皺眉。

“我勸你最好從實招來,否則你知道我們刑房裡的規矩。”顧長卿憤恨的盯著阿粱,冇想到在他的手下會出叛徒。

“顧統領,屬下……”阿粱有些欲言又止。

顧長卿的暴脾氣瞬間就上來:“來人,給阿粱上刑。”

“是。”門外立馬進來兩個侍衛,不容分說就架起阿粱,準備把他綁到一根帶血的木樁上。

“顧統領,你居然……”阿粱又氣又急,似乎冇想到顧長卿居然會綁他。他使勁掙紮了一下,卻怎麼也掙不開架住他的兩個侍衛,不一會就被結結實實的幫在了木樁上。

“你說不說?”顧長卿身上透著一股怒氣。

“顧統領!”

“給我打。”

旁邊的侍衛揚起手裡的血鞭就準備打向阿粱。

“等一下。”阿粱急了,“顧統領,不是你授意卑職對王太醫見死不救的嗎?現在你這是什麼意思?苦肉計嗎?”

“你說什麼?”顧長卿有點聽不明白阿粱這話是什麼意思。

海公公一臉吃驚,沐雲西卻皺了皺眉頭。

阿梁看了顧長卿的反應,一陣冷笑:“顧統領,你乾嘛表現出一副吃驚的樣子,卑職一向敬重你,冇想到你居然會用這種方法讓卑職替你被黑鍋,哼!平時真是看錯你了。”

顧長卿眼裡噴著怒火,雙拳被他捏得咯咯作響:“你最好把事情說清楚,否則本統領會讓你生不如死。”

“哼!顧統領這是惱羞成怒了嗎?你敢說不是你授意卑職對王太醫見死不救的?”阿梁語氣裡也透著怒氣。

“放你孃的狗屁!”顧長卿實在冇忍住爆了一句出口,“本統領何時授意你對王太醫見死不救了?”

阿粱也豁出去了,今晚要不把話說清楚,他就死定了,他可不能冤冤枉枉的就背了這麼個黑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