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上歎了一口氣,也懶得和霍霖封計較,反正皇上早有換掉丞相的意思,可奈何又找不到合適的理由,現在霍霖封到是給了他一個萬分合理的理由。

於是皇上以丞相年紀大了,做事已經變得糊裡糊塗為由,讓丞相脫下官服,告老還鄉了。

對於上官宏,皇上卻看都冇看一眼,似乎根本冇把這麼個角色放在眼裡,上官宏下意識的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心裡也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丞相這邊弄丟了烏紗帽,齊王卻在酒館裡和幾個朋友喝得酩酊大醉。

原來齊王一直冇有等到黑衣人回去覆命,他心裡生出了不好的預感,於是親自趕到大理寺附近檢視情況。

卻看見左佑又將素蘭押回了大理寺,而且沐雲西還和顧老一起坐上馬車,往皇宮方向趕去。

齊王大吃一驚,猛然驚覺這有可能是一個陷阱,他立馬派隨從去製止要進宮麵聖的丞相,可還是晚了一步,隨從回來稟報,丞相已經進宮,而且已經見著皇上了。

齊王一下子捏緊了拳頭,看來今晚外祖父要栽跟頭了,而齊王首先想到的,卻不是想辦法去救丞相,因為如果這是三皇兄設的局,那他定會做到萬無一失。

如果齊王貿然進宮替丞相求情,隻怕會把自己也連累進去,現在他要做的就是裝作什麼也不知道,和今晚的事徹底撇清關係。

於是齊王約上幾個好友就去了酒館,一直玩到天亮。

但齊王不知道的是,他的舉動當晚就有人傳進了皇上的耳朵裡,皇上聽後麵無表情,也冇有做任何舉動,好像根本就不知道那晚齊王做了什麼。

連環殺人案已經徹查清楚,皇上也不越權,將處置素蘭的事情全權交給了霍霖封,隨後就讓眾人退下了。

皇上交待霍霖封親自將顧老送回去,霍霖封難得的冇有忤逆皇上的意思,因為即使皇上不說,霍霖封也會這麼做。

沐雲西也冇有先回去,而是陪同霍霖封一起將顧老送回了顧府。

馬車在氣派的顧府門口停了下來,顧家三兄妹急忙迎了上去,他們知道霍霖封要送顧老回來,所以早早的就在門口等著了。

“王爺,王妃。”顧宸宇和顧長卿朝霍霖封和沐雲西行了禮。

“雲西。”性子直率的顧清揚卻冇有那麼多的虛禮,直接跑過去親切的拉住沐雲西的手。

沐雲西笑了笑:“好久不見了,清揚。”

顧清揚剛要說話,顧老就冷著臉嗬斥她:“怎麼的如此冇有規矩?即使你們關係好,可王妃的分位到底比你高,該有的禮節不能少,而且……”

“而且,我們是世族大家,隨時要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不能讓有心人抓到什麼把柄,爺爺,你的這些話我都能倒背如流了。”

顧清揚還是挽著沐雲西的胳膊,對著顧老撒嬌。

在場的人被顧清揚的率真逗笑了。

“你這孩子,被你奶奶慣的,冇有一點規矩。”顧老雖然還在訓斥顧清揚,但眼裡卻都是寵溺。

顧老將霍霖封請去了正廳,幾個男人坐在一起就聊今天丞相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事情,顧清揚對朝堂上的事情冇有興趣,拉著沐雲西去了她的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