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顧清揚鄙夷的眼神,顧宸宇有些尷尬,他覺得自己的反應太激烈了,隻好又解釋道:“以前姑母經常在我們麵前誇讚長公主,說她不但長得漂亮,還乖巧懂事,現在她變成了這樣,我們為她儘點綿薄之力也是應該的嘛。”

顧清揚撇了撇嘴,懶得戳破顧宸宇的那點小心思,不過她還是說道:“我把書給雲西是有理由的,她現在在幫長公主治病,長公主肯定是信任她的,所以由雲西來送書是最合適的,而且我跟長公主本來就不是很熟,我要是貿然送書給她,說不定她還以為我在嘲笑她呢。”

顧宸宇想了想,覺得顧清揚說的也有道理,即使長公主收了那些書,她也不一定會看,可如果是沐雲西送的就不一樣了,長公主現在信任沐雲西,她一定會看的。

顧宸宇想到這裡就放心的點了點頭,不管長公主有冇有看那些書,他隻希望長公主能堅強的活下去。

秦王府馬車裡。

沐雲西坐在坐墊上,低頭隨手翻著那些勵誌書籍,霍霖封卻很是不解:“顧清揚乾嘛無緣無故的送你書?”

沐雲西冇有抬頭,隨口就說道:“冇有呀,是我自己跟她要的,我看她那裡書挺多的,就管她要了幾本來看看,全當打發時間。”

沐雲西這謊說得賊順溜,既然顧宸宇不想讓人知道他對長公主的心思,那沐雲西自然也不會亂說。

可沐雲西話音剛落,霍霖封突然湊到沐雲西麵前,直勾勾的盯著她。

沐雲西條件反射的朝後仰了仰,也瞪大眼睛看著近在咫尺的霍霖封。

“你在說謊。”霍霖封語氣肯定。

沐雲西被噎了一下,剛要張口反駁,霍霖封卻伸出修長的食指壓在沐雲西的唇上。

沐雲西感覺心漏了半拍,她屏住呼吸一眨不眨的看著霍霖封,那呆萌的樣子甚是可愛。

“顧清揚是我們幾人裡最不愛看書的,隻要一看書她就會打瞌睡,雖然本王冇有進過她的閨房,但也知道,她的房間裡絕對不可能會有很……多的書。”霍霖封把後麵幾個字拖得老長。

沐雲西嘴角一陣猛抽,剛纔太草率了,以後說謊之前還是先打一下草稿吧。

霍霖封卻冇有就此罷休,還在有理有據的分析:“而且你又冇有受到什麼打擊變得一蹶不振,會需要看這種勵誌的書籍?”

沐雲西想要張嘴,霍霖封卻還是不給她機會:“最主要的是你每天忙得腳不沾地,會需要看書來打發時間?”霍霖封看著沐雲西邪魅一笑,“所以,你還要繼續對本王說謊嗎?”

沐雲西白了霍霖封一眼,一把拍開他的手,又往裡麵坐了坐,麵上卻有些無賴:“你管她送我書乾什麼?這是我們女孩子之間的秘密。”

霍霖封眯著眼睛看著沐雲西,想到剛纔沐雲西看著顧宸宇笑的表情,他微微挑了挑眉,似乎猜到了什麼。

霍霖封試探的問道:“這些書該不會是顧宸宇買的吧?莫非他想送給大皇姐!”

當霍霖封意識到這個問題後,顧宸宇在他心裡的形象一下子高大起來,大皇姐得了這麼個怪病,以前不管有多少男人心儀她,現在肯定都是對她避之不及的。

可顧宸宇卻冇有因為大皇姐外貌的改變而嫌棄她,反而對她的事這麼上心,霍霖封難得的在心裡誇顧宸宇一句,是個真男人。

不過下一秒霍霖封就糾結了,他脫口就說了出來:“顧宸宇對大皇姐有想法,要是以後他倆成了,那顧宸宇不成我姐夫了?”

“噗嗤!”沐雲西一時好氣又好笑,男人八卦的重點和女人永遠不在一條線上。

沐雲西白了霍霖封一眼,生硬的轉換了話題:“父皇將處置素蘭的權利交給了你,你會怎麼處置素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