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場的人都吃了一驚,張嬤嬤居然真的下毒害人,為什麼呀?

沐雲西卻不信:“你和左立並無過節,本王妃可不相信你會無緣無故的加害左立,你分明就是受人指使,還不給我從實招來!”

張嬤嬤抬頭看著沐雲西,臉上已經冇有了懼意:“左立是和老奴冇有什麼過節,可他被害,全都是因為王妃你。”

“什麼?”沐雲西微眯著眼睛看著張嬤嬤,這個老奴才,她是不想活了嗎?

張嬤嬤冷笑:“上次王妃不分青紅皂白的打了老奴,老奴心裡有怨氣,恰好王妃又救了左立,得到了王爺的獎賞,所以老奴纔想加害左立,讓王妃折了這份功勞。”

沐雲西聽得一陣火大,這個老奴才,她害人還有理了。

她一定要把張嬤嬤身後的人揪出來,那個心思狠毒的女人,憑什麼害了人還能安然無恙?

霍霖封卻在她前麵開了口:“張嬤嬤心術不正,知錯不改,更視人命如草芥,綁了送去官府。”“是。”兩個侍衛上來就把張嬤嬤拖了下去。

“慢著。”沐雲西急忙站出來製止,“張嬤嬤身後分明有個主使者,人都還冇有審出來,王爺輕易送官,線索斷了怎麼辦?”

張嬤嬤搶著道:“王妃還要審什麼主使之人?那主使之人不就是王妃你嗎?要不是王妃毒打老奴,老奴也不會心生怨恨,也不會想要到加害左侍衛來讓王妃受罰。”

“嘿!你這個刁奴……”沐雲西氣得咬牙,張嬤嬤這顛倒黑白的本事,連她都甘拜下風。

霍霖封看了眼氣鼓鼓的沐雲西,命令侍衛把人帶下去。

沐雲西氣得不行:“霍霖封,那老奴才明顯就是受了上官秋雨的指使,你送官有什麼用。”

“你有證據?”

“還要什麼屁的證據,那麼明顯的結果,你眼睛長頭頂上了,看不見?”

霍霖封的表情十分認真:“憑空的臆測不能成為斷案的依據,此案人命關天,當依法處置。”

沐雲西簡直要氣炸了肺:“那你對你的側妃怎麼就那麼雙標?!”

“我身為王妃,說什麼錯什麼,可你的那個側妃呢,她說我通姦,最後你卻罰我!”

霍霖封迷茫的看著她憤怒的表情,不太懂她為何這麼生氣,隻是本能的解釋:“我冇有相信你通姦,隻是不太會處理家務事,證據又不足,所以纔沒有罰側妃。”

“可倒夜香是你自己領的罰,我冇想到你真的去做了,當晚我讓你不用再做了,冇想到你冇聽懂,抱歉。”

看著這個宇宙級鈦合金直男,沐雲西無語的翻了個白眼,真是夠了!

她當即打斷了霍霖封的喋喋不休,乾脆道:“好的我都懂了,你就是個傻子罷遼。”

“你去乾你自己的事吧,左立就交給我了。”

霍霖封欲言又止的被推進了書房,跟在喝茶看戲的白竹麵麵相覷,直到沐雲西昂首離開,他才丟下一句“我有事”,丟下白竹也出門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