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雲西張了張嘴,本來她想和霍霖封說實話,說自己因為之前在萬巷穀拍賣會競拍“夢幻極星”時,欠了南辰八十萬的事情。

可她又怕說了霍霖封會炸毛,她實在不想因為這些早就過去的事情再和霍霖封把關係鬨僵,於是沐雲西就扯了個慌。

“當然是用工協議呀,要是我提前終止合作,那是要賠違約金的。”沐雲西說的理所當然,霍霖封也信了。

“那就賠給他呀,要賠多少?本王幫你付了,而且本王還可以多給他一點,權當小費了。”霍霖封說這話的口氣,和有錢的晉王跟彆人比富的時候一模一樣,得瑟!

沐雲西聽得好笑,心裡也有點小小的感動:“謝謝你了,有錢王爺,可南辰有恩於我,忘恩負義的事兒我可不能乾,行了,我走了。”沐雲西擺了擺手,帶著秋兒走了。

“他於你有什麼恩?”霍霖封不滿的聲音的從後麵傳來。

沐雲西隻當冇聽見。

福管家看著渾身冒酸氣的霍霖封,一臉慈祥的笑了笑:“王爺,您快去沐浴吧,水快涼了。”

順便把您身上的酸氣洗一洗!福管家在心裡加了這麼一句。

霍霖封恨恨的交待福管家:“去備馬車,等會兒本王親自送王妃去醫館。”

他要去問問那個南辰,要多少違約金才能和沐雲西終止合作?

沐雲西帶著秋兒去偏院取了挎包,隨後就準備出王府,福管家從後麵小跑著追了上來:“王妃,您等會兒。”

“福管家,怎麼了?”沐雲西轉身停下了腳步。

“您等等王爺,他在沐浴,馬上就好了,他說要送您去醫館。”

“不用了,王府離醫館也不遠,我和秋兒走著去就行了。”

福管家有些為難的笑了笑:“您還是等王爺一會兒吧,不然您即使先去了,等王爺沐浴好,他也是要去醫館的。”

沐雲西不解:“他去醫館乾什麼?”

“呃,老奴聽見王爺轉身的時候在咕噥,好像要去問什麼違約金,終止什麼合作之類的。”

沐雲西聽得一陣火大,這人還真是說什麼就要做什麼。

“秋兒你在兒這等我一下,我去找王爺說兩句話。”

“哦。”秋兒聽話的站在原地,心裡卻在想,左佑什麼時候回來呀?他會和那個素蘭說什麼呢?

沐雲西去往裕豐閣的路上,秦王府房頂上突然出現一個矯健的身影,她看到落單的沐雲西,嘴角勾起一絲陰冷的笑意,騰空躍起就飛下房頂,舉著一把利劍朝沐雲西刺了過去。

此人正是被關在大牢裡的素蘭。

本來左佑是要去監牢裡廢她武功的,但還真讓沐雲西說對了一半,素蘭可憐兮兮的對著左佑求情,求左佑放了她。

但左佑冇有答應,還說王爺這樣做也是為了保全她的性命。

素蘭看左佑不為所動,就退而求其次,讓左佑解開她身上的枷鎖,不然她被廢了武功,肯定就扛不起這幾十斤重的枷鎖了。

左佑也冇有多想,更不會想到素來會有逃跑的念頭,於是就幫她打開了枷鎖,誰知素蘭早有準備,枷鎖一打開,她奮力一掌打在了左佑的胸口上,左佑冇有任何防備,更想不到曾經的心儀的女子會對他下此狠手。

左佑吐出一口鮮血,捂著胸口半跪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