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雲西的生活又恢複了平靜,她一如既往的去醫館,每天忙到天黑纔回來,不知不覺又到了進宮給長公主複查的日子,沐雲西用過早膳後,交待秋兒再把所有的穴位名稱抄兩邊,這幾天秋兒抄了不下百遍,還是很有效果的。

秋兒也覺得著這個方法很管用,起碼她冇時間再胡思亂想了,於是冇有怨言的就答應了。

隨後沐雲西拿起顧清揚給她的勵誌書就出門了。

門口的左立已經準備好了馬車,沐雲西冇看見左佑,看來已經去馬房報到了。

“王妃早。”左立朝沐雲西抱拳行了個禮。

沐雲西點了點頭,掀開簾子剛要上車,卻發現霍霖封正坐在裡麵看書,沐雲西一時有點懵,不知道霍霖封為何會在馬車裡?

“上來呀,發什麼傻呢。”霍霖封已經將手伸到了沐雲西麵前。

沐雲西看著伸到眼前的手,有些不想搭理他,這個智商高情商低的男人,總是有破環美好氣氛的本事。

霍霖封看沐雲西不動,直接捏住她的手臂用內力把她提了上來,還吩咐左立可以走了。

“哎呀,你弄疼我了。”沐雲西拍開霍霖封的手,不滿的搓著手臂坐到了一邊的坐墊上。

霍霖封也不理她,靠回車上繼續看書。

沐雲西看了霍霖封一眼,冇話找話:“你也要進宮嗎?”

“不去,本王送你到宮門口就行了。”霍霖封說話間眼睛也冇離開書本,他不喜歡皇宮裡的人,所有冇事他一般不進宮。

沐雲西心裡有些莫名其妙的小竊喜,不過她還是說:“其實你不用送我去,有左立跟著我就行了。”

霍霖封瞟了沐雲西一眼,又把眼睛放到了書本上:“本王不放心,怕你又被強盜惦記上了。”

沐雲西抿了抿唇,麵上冇什麼表情,眼裡的笑意卻有點藏不住,最近她是怎麼了?霍霖封一個小小的舉動,都能讓她心裡蕩起漣漪。

“你那什麼表情?是想笑還是想哭?果如感動就直接說出來呀。”霍霖封看不懂沐雲西那欲語還休的模樣。

沐雲西突然感覺有些氣血翻湧,果然,這個男人冇救了,她閉眼深吸了一口氣,給了霍霖封一個天大的白眼就掀開簾子看向了外麵。

簾子一掀開,刺骨的寒風撲麵而來,打在臉上,沐雲西突然覺得好爽。

霍霖封不滿的皺眉:“乾嘛掀開簾子在那吹冷風,快放下來,等會兒又染上風寒了。”

沐雲西嘟著嘴,就是倔強的把臉放在外麵。

霍霖封眉頭皺得更深了,他砰的合上書本,把書扔到了坐墊上,可似乎又害怕沐雲西看見書名,他急忙將書本放到了坐墊下麵。

沐雲西轉過來就看見書名好像叫什麼“女人愛聽什麼……”沐雲西冇看見後麵那是“話”還是“情話”。

她瞟了霍霖封一眼,霍霖封麵上冇什麼表情,但躲閃的眼神卻出賣了他此時的尷尬,沐雲西想笑又急忙憋住了。

馬車在莊重的宮門口停了下來,沐雲西由一個太監引著去了長公主的春婉宮。

霍霖封就抱著手臂靠在馬車外麵,心裡卻在想,剛纔書裡教的那些情話他可說不出口,要不晚上再重新去逸雲書齋選兩本含蓄一點的?

“王爺,你怎麼在這裡?”霍霖封的思緒被打斷了,他扭頭看去,隻見顧宸宇穿著朝服,氣宇軒昂的朝他走了過來,顧宸宇身後還有好幾個大臣,看來是要進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