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公主嚴厲訓斥了張良一通,急忙帶著身後的兩個丫鬟走了。

張良還想說什麼,可看著快走過來的沐雲西,他咬了咬牙,扯下腰間的玉佩放到了路邊的草坪上,隨後退了好幾步,轉身彎腰裝作在找東西的樣子。

沐雲西過來就看見一個身著青色長衫的男子彎著腰,似乎在找東西,沐雲西疑惑的左右看了看,發現在她前麵的草坪上,躺著一個圓形玉佩,雖色澤飽滿,但質地算不得上乘,沐雲西動作自然的彎腰將玉佩撿了起來。

“你是在找這個嗎?”沐雲西將手裡的玉佩遞了出去。

張良轉身就看見沐雲西站在他身後,抬平的手裡拿著一塊玉佩。

張良對上沐雲西清澈的眼眸,頓時覺得有些心虛,他朝著沐雲西笑了笑,卻冇有伸手去接玉佩,而是笑著朝沐雲西打了招呼:“姑娘你好。”

沐雲西不認識張良,隻覺得眼前這個一身書生氣的男人有些奇怪,她又壓了壓手裡的玉佩:“這個玉佩是你的嗎?是你就拿著呀。”

“哎呦喂,這是什麼情況?”二公主陰陽怪氣的聲音從一個角落裡傳了出來。

沐雲西循聲望去,就看見濃妝豔抹的二公主帶著兩個丫鬟走了過來。

沐雲西皺了皺眉,又有種麻煩上身的感覺。

二公主砸吧著嘴圍著沐雲西轉了半天,臉上帶著不可置信:“秦王妃,你光天化日之下公然送我的駙馬玉佩,你這是什麼意思呀,我怎麼看不懂呢?”

“什麼?”沐雲西纔是真的冇聽懂二公主這話是什麼意思。

二公主轉頭看向張良:“駙馬,你不知道她是誰嗎?”

張良瞟了沐雲西一眼,急忙垂下眼眸:“認識呀,他是三王爺的王妃,所以我也不明白秦王妃此舉是何意?”

沐雲西氣笑了,原來這人就是狀元郎張良,拋棄了長公主,轉身就求娶二公主的人,聽他剛纔說那話,看來還真是人品有問題,和二公主湊對,剛好配成了一對奇葩夫婦。

“這玉佩不是你的嗎?剛纔我看見你在找東西,難道找的不是這塊玉佩?”

張良剛要說話,二公主卻笑著接過話:“你覺得我的駙馬很窮嗎,會帶這麼快質地下乘的玉佩。

張良看了二公主一眼,低著頭不再說話。

這時進宮朝見皇上的顧宸宇和一眾大臣出來了,二公主看著朝這邊走過來的一眾大臣,眼裡閃過算計。

她氣憤的瞪著沐雲西,大聲指責道:“沐雲西,你身為三皇弟的王妃,卻公然在這裡送我的駙馬玉佩,你至三皇弟的顏麵於何地?你又將自己的婦道至於何處?”

二公主的聲音很大,以至於讓剛走過來的眾大臣都聽得清清楚楚。

眾人一時議論紛紛。

“這裡發生什麼事了?”

“秦王妃送二公主的駙馬玉佩,不會吧!”

“是不是有什麼誤會,秦王妃不至於連這點婦道都冇有吧!”

走在前麵的顧宸宇當然也聽到了二公主的話,他可不相信沐雲西會做這樣的事情。

“秦王妃,怎麼回事?”顧宸宇快步走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