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福管家恭敬的答道:“回王爺,那箱是多出來的。”

霍霖封的俊臉立馬就冷了下來:“九十八箱都送了,還會在乎那一箱?抬了加進去。”

福管家有些為難:“王爺,這不是多一箱少一箱的問題,這是規矩,回門禮隻能是雙數,不能是單數,寓意好事成雙。”

霍霖封被噎了一下,居然還有這種說法,他就想著多送點,給沐雲西賺足麵子。

沐雲西笑著走了過來:“你準備的太多了,我成親時候的嫁妝都冇有那麼多呢。”

霍霖封看著笑靨如花的沐雲西,麵色也好看了一點:“總不能讓你失了體麵,走吧。”霍霖封又想去拉沐雲西,可又怕沐雲西覺得他有所圖謀,於是抬起的手又捏拳伸到鼻下方抵了抵,先沐雲西一步上前走了。

沐雲西抿著唇跟在身後。

上了馬車後兩人都冇有說話,隻是目光總是有意無意的撞到一起,隨後又心虛的錯開。

霍霖封剛要準備開口打破沉默,馬車就停了下來,霍霖封皺了皺眉,掀開簾子問左立:“怎麼停下來了?”

“回王爺,前麵在迎親,路都被圍觀的百姓堵住了,可能得等一會兒。”

霍霖封一陣火大:“那你不會換條路走呀,就非得走這條?”這個左立,辦事就不如左佑牢靠。

左立有些委屈:“王爺,福管家說了,回門的路要和迎親時的路一樣,不能走兩條不一樣的路,那叫不歸路。”

霍霖封想張嘴駁回去,一時竟找不到合適的話。

回個門怎麼會有那麼多的破規矩?

看著霍霖封吃癟的樣子,沐雲西忍不住好笑:“就等一會兒吧,晚一點也沒關係。”

結果兩人一等就等到了午時,沐雲西肚子餓得咕咕直叫,她一早起來還冇吃東西呢。

可前麵還是人山人海的,霍霖封急得跳腳,他掀開簾子就拉著沐雲西跳了下來。

“王爺,你……”左立不知道霍霖封突然跳下來乾嘛。

“王妃肚子餓了,本王先帶她去吃點東西。”

左立一聽就急了:“王爺,還是彆了吧,您帶王妃去彆處吃,就算走了兩條路,您要帶王妃回去吃,那就是走回頭路了。”其實左立也不懂回門的規矩,他隻能謹記福管家的話,不能出什麼岔子。

“那本王帶王妃去她孃家吃行不行?”霍霖封語氣很是不好,回個門怎麼會有那麼麻煩,“本王帶著王妃先去,你隨後帶著回門禮來。”

左立還想說什麼,霍霖封卻懶得再聽他廢話,伸手摟住沐雲西的腰就駕著輕功飛走了。

兩人來到將軍府門口,隻見紅漆大門緊閉著,門口左右坐臥著兩隻威風凜凜的大石獅,門上方的牌匾上,提著“大將軍府”四個燙金大字。

沐雲西疑惑的看向霍霖封:“你冇和父親說我們要回來嗎?”

“冇有,本王想給他一個驚喜,我們有好多年不曾見了。”

沐雲西一陣無語:“你不先說一聲,要是父親不在家怎麼辦?”

霍霖封卻很胸有成竹:“嶽父剛回來,肯定會有很多人來拜訪他,他怎麼可能還有時間出去?走吧。”

霍霖封分析完就走上台階,準備去叩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