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管家看著走路都有些虛晃的沐雲西,突然鼻子一陣發酸,大小姐太可憐了,從小冇有了母親,夫人對她又不好,好不容易嫁給了一個王爺,卻連飯都吃不飽。

沐雲西來到廚房,裡麵並冇有人,因為這會兒飯點都已經過了,所以在廚房忙活的人都去休息了。

沐雲西左右看了看,廚房裡很大,木架子上擺著很多新鮮的蔬菜,鍋裡卻冷冰冰的,什麼也冇有,蒸籠裡也空空如也。

“怎麼什麼都冇有?就是有個冷饅頭也行呀。”

沐雲西咕噥著在廚房轉了一圈,什麼熟食都冇有找到,隻找到了一袋白麪粉。

“要不我給自己做碗刀削麪吧,來到這裡,我還冇有下過廚呢。”

在前世,沐雲西閒下來的時候,就喜歡做些好吃的犒勞自己。

沐雲西說乾就乾,挽起袖子就準備和麪,可是她的衣服袖子太大了,怎麼也挽不起來,沐雲西直接解開腰帶,脫了外麵的大紅衣。

因為現在是冬季,秋兒幫沐雲西穿了四層,沐雲西脫了一件,裡麵還有一件厚實的藕色外衣。

她挽起袖子就開始和麪,和好麵後就去生火,可沐雲西顯然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在這裡生火可冇有那容易。

她先往爐灶裡放了些柴火,又把火引子點燃放進去,可柴火剛剛燃起一點火苗又熄滅了,沐雲西如此反覆了幾次,還是燒不著爐灶裡的火,沐雲西一陣懊惱。

此時她又開始懷念現代的生活了,想做什麼好吃的,隻要插上電就行了。

這時廚房門外走過一個年輕男子,長相一般,穿著一身花裡胡哨的錦袍,因為人很瘦,錦袍穿在身上顯得鬆鬆垮垮的,配上他尖嘴猴腮的模樣,給人一種猥瑣的感覺。

此人叫楊朝明,是楊煙茹的侄子,沐雲朵的表哥,楊煙茹趁沐將軍不在府裡之際,尋個藉口辭了將軍府的賬房先生,讓楊朝明頂替了賬房先生的位置。

因為做賬的是自家人,楊煙茹從裡麵撈了不少好處。

楊朝明嘴裡叼著一根草,從廚房門口經過時,不經意的瞟見了廚房灶台下麵,露出半個腦袋,不知道在那裡乾什麼?

“什麼人在那裡,想偷東西是不是?”楊朝明吐了嘴裡的草就大步走進廚房,很是有半個主人的氣勢。

沐雲西急忙抬頭,就看見一個年輕人怒氣沖沖的走了進來。

因為楊朝明纔來了冇多久,所以沐雲西並不認識楊朝明,楊朝明也不知道眼前的女人會是將軍府的大小姐。

他看到抬起頭來的沐雲西,一時有點發愣,眼前的女子唇紅膚白,臉上雖然沾了些許麪粉,還有一點黑色鍋漬,但這一黑一白抹在她秀氣的臉上,到顯得嬌俏可愛。

不過看著沐雲西的穿著打扮,身上的衣料也不算上乘,頭上的金叉步搖估計也是假的,不然怎麼會一身狼狽的蹲在這裡?

楊朝明以為她是新來的丫鬟,頓時就擺出一副主人家的模樣,一臉傲慢的看著沐雲西:“你誰呀?在這兒鬼鬼祟祟的,想偷東西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