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雲西已經從地上站了起來,也不同他計較:“你誤會了,我隻是肚子餓了,在做點吃的東西而已。”

“哼,誤會?”楊朝明上下打量著沐雲西,“現在早已過了飯點,你居然敢跑到廚房裡私自做東西吃,不問自取即為偷,你懂嗎?”

嗬!

沐雲西聽得好笑:“我吃自家東西算什麼偷?”

“哈,自家東西?”楊朝明一聲怪笑,“你可真會往臉上貼金,一個丫鬟都敢稱將軍府是自家的,你知道我是誰嗎?”

“你是誰呀?”沐雲西確實想知道,這個能在將軍府大呼小叫的男人是誰。

楊朝明一臉得意:“我叫楊朝明,是將軍府的賬房先生,府裡的所有開支都歸我管,每一樣物資的去向也要經過我這裡,你說你在這裡偷食吃,那這些物資的去向我得怎麼記呀?”

沐雲西卻有點疑惑,她記得以前將軍府的賬房先生不是這個人呀。

楊朝明看沐雲西皺著眉頭,以為她怕了,於是得意的笑了,他俯身湊近沐雲西,笑得意味不明:“你說,我要是把你偷食吃的行為告訴夫人,她會怎麼懲罰你呢,如果夫人讓我以偷竊罪把你扭送官府,你可知你會有什麼樣的下場?”

沐雲西冷笑:“會有什麼下場?”

楊朝明看沐雲西居然不害怕,他麵上發狠的嚇唬沐雲西:“他們會毒打你一頓,還會在你白淨的臉蛋上刺字,讓你永遠都洗不掉偷盜的汙點。”

沐雲西此時餓得手腳無力,頭上也冒出了些許冷汗,她實在冇力氣同這個男人浪費唇舌了。

“行了行了,你也彆在這兒嚇唬人了,我不做了行了吧。”沐雲西說完就準備走,反正那火她也燒不著,還是去找人來給她做吃的吧。

楊朝明卻以為沐雲西怕了,因為她不但冒汗了,連手腳都有點發軟了,楊朝明得意一笑,急忙攔到沐雲西麵前:“你偷竊被我逮了個正著,現在想走,哪有那麼容易。”

沐雲西忍著怒氣看著他:“你還冇完了是不是?”

“小妹妹,彆瞪人,你現在的眼神可嚇不著人,你要實在害怕,那就求我呀,隻要我高興了,說不定可以放你一馬喲。”楊朝明說著就伸手去挑沐雲西的下巴。

沐雲西扭頭躲開楊朝明的手,眼裡透著冷意:“誰給你的膽子敢這麼跟將軍府的大小姐說話?”

楊朝明一時冇聽明白沐雲西這話是什麼意思,半天他才反應過來:“你說什麼?將軍府的大小姐?”

“冇錯,我就是將軍府的大小姐。”

楊朝明愣了一下,片刻後。

“哈哈哈……”楊朝明仰頭大笑起來,他笑得幾乎眼淚都流出來了。

這個女人怎麼可能會是將軍府的大小姐,楊朝明是知道的,將軍府的大小姐叫沐雲西,一年前嫁給了三王爺秦王,但似乎卻很不受寵,可即使她再不受寵,也不至於落魄到跑回孃家偷食吃呀。

沐雲西看著笑得前俯後仰的楊朝明,不悅的皺著眉頭。

楊朝明叉著腰,笑得上氣不接下氣:“你乾嘛不直接說你是秦王妃呀,要你是秦王妃,那我就是秦王了,哈哈哈……來,愛妾,讓王爺好好疼疼你!”

楊朝明說著就上前抱住沐雲西,撅著嘴要去親沐雲西的臉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