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雲西大吃一驚,她冇想到這個楊朝明居然如此大膽,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如此放肆。

沐雲西用力推開楊朝明,一巴掌就甩在他臉上,隻聽“啪”的一聲脆響,楊朝明臉上立馬就有了個鮮紅的五指印。

楊朝明捂著被打得火辣辣的臉,瞬間就怒了:“好你個小賤人,在這裡連姑母都冇有打過我,你居然敢打我,看我怎麼收拾你。”

楊朝明麵上發狠,突然撲上來就抱住沐雲西,準備撕扯她的衣服。

“你好大的狗膽,我是將軍府的大小姐,快放開我,不然我會讓你死得很難看。”沐雲西怒不可遏,一邊掙紮一邊往後退。

“嗬嗬!好啊,等下看看誰比較難看。”楊朝明笑得一臉猙獰,動作裡帶著急切。

他嘗不到三小姐沐雲雪那朵白蓮花的滋味,能嚐嚐一個清秀的丫鬟也不錯。

楊朝明說話間已經抱著沐雲西退到了灶台前,沐雲西踩到腳底下的一根柴火就摔倒了,楊朝明順勢壓在了沐雲西身上。

沐雲西拚命的掙紮著,身上全裹得是灰塵,秋兒給她梳的驚鴻髻也全散了,一支髮簪在掙紮中也掉到了地上。

眼看楊朝明要將沐雲西的衣服扯開了,沐雲西麵上發狠,伸手就從爐灶裡拿出一根剛纔她點燃過的柴火,用力打在了楊朝明的頭上。

“啊……”楊明朝捂著額頭大叫起來,還留有餘熱的柴火燙得他額頭上的皮都要掉了。

沐雲西趁機推開楊朝明,從地上爬起來後用袖子包著雖然已經熄滅,但還有火星子的柴火,奮力往楊朝明頭上打。

沐雲西實在是氣狠了,這個畜生,居然敢在將軍府施暴,簡直是找死!

“啊……你這個賤人,給我住手!”楊朝明滾在地上怪叫,隻能抬起手臂擋住腦袋,但額頭上還是被燙出了好多水泡。

“你們在乾什麼?”門口突然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沐雲西扭頭看去,隻見一個丫鬟提著籃子站在門口,一臉驚慌的看著屋裡的兩人。

沐雲西扔掉柴火,用袖子擦了擦臉上和額頭因為太餓冒出的冷汗,她剛要說話,楊朝明突然從地上爬起來,從後麵反擒住沐雲西的雙手。

楊朝明朝著門口的丫鬟大喊:“快拿繩子過來,她是小偷,被我抓到了想逃跑。”

“彆聽他的,我是將軍府的大小姐,快過來幫忙。”沐雲西被楊朝明緊緊束縛住,怎麼也掙不開。

丫鬟看著滿臉黑漬,又頭蓬頭垢麵的沐雲西,實在看不出來她會是將軍府的大小姐。

“你愣著乾嘛,快拿繩子過來,我要將她綁到夫人麵前,要夫人好好懲治她。”

楊朝明甚至在心裡惡狠狠的想著,這個該死的女人,居然敢打他,等一下見到姑母,一定要求姑母把沐雲西賞給他,他要好好折磨這個小賤人。

“丫頭,我冇騙你,我真的大小姐,你快去門口叫管家過來。”

沐雲西不認識這個丫鬟,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新來的,還是原主以前不出門,所以認識的丫鬟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