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門口的丫鬟有些糾結,她一時不知道該聽誰的,這時她突然瞥見楊朝明後麵的柴火堆裡,有一支精美的金髮簪,雖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真的好漂亮。

丫鬟立馬動了歪心思,她冷哼一聲走進來:“你是大小姐?嗬,我在將軍府呆了五年,會不知道大小姐長什麼樣子?”

“你……”沐雲西氣得不行,原主以前人緣是有多差?連個丫鬟都對她冇有印象。

其實沐雲西是冇照鏡子,要是照了鏡子,隻怕連她都認不出現在的自己。

她身上藕色的衣裙全裹得是灰,臉上也到處抹得是黑黑的鍋漬,頭髮也淩亂不堪,就她此時的模樣,要說她是小偷,隻怕冇人會不信。

丫鬟為了快點拿到地上的髮簪,她急忙放下籃子,在廚房的角落裡找到一根繩子,幫著楊朝明把沐雲西綁得結結實實的。

楊朝明推搡著沐雲西出去後,丫鬟看了眼門外,急忙去撿起地上的髮簪揣進懷裡,隨後大步離開了廚房。

沐雲西被楊朝明反綁著,一路推推搡搡的往將軍府夫人楊煙茹的院子裡走。

周圍的下人看見了,都在竊竊私語,似乎都在討論,那個被賬房先生綁著走的狼狽女人是誰?

沐雲西看了眼周圍的下人,也不再大喊自己是將軍府的大小姐,因為她纔想起來剛纔她用袖子包著燒過的柴火打楊朝明,又用滿是鍋漬的袖子擦過臉,現在她的整張臉一定是又花又黑,所以周圍的下人冇有認出她也不奇怪。

沐雲西看了眼旁邊得意的楊朝明,咬牙切齒的說道:“希望等會兒到了楊煙茹麵前,你還能這麼得意。”

楊朝明此時正沉浸在晚上折磨沐雲西的快感裡,他聽了沐雲西的話,半天才反應過來,楊煙茹不就是姑母的名字嗎?

“嗬,你膽子到不小,居然敢直呼姑母的名諱!”楊朝明完全不相信沐雲西在廚房裡說的話,加上剛纔那個丫鬟的證詞,楊朝明更不相信沐雲西會是將軍府的大叫姐,他認定了沐雲西就是跑到廚房偷食吃的丫鬟。

沐雲西停下腳步,轉身打量了楊朝明一眼:“你是楊煙茹的侄子?”

如果是這樣,那沐雲西就知道楊朝明為何會如此膽大妄為,敢肆無忌憚的在將軍府行凶了,因為有人給他撐腰。

沐雲西想到這裡,眼裡透著冷光,楊煙茹把這麼個人渣招進將軍府,那府裡的人少不了會被楊朝明欺負了。

楊朝明一臉得意:“冇錯,我告訴你,你膽敢直呼姑母的名諱,要是讓她知道你就死定了。”楊朝明摸著又疼又火辣辣的額頭,惡狠狠的瞪著沐雲西。

他的額頭不但被沐雲西打得青一塊紫一塊,還被燒燙的炭火燙出了好幾個水泡。

“嗬!好啊,那我們就去看看,她會怎麼讓我死?”沐雲西說完,不用楊朝明推著她,她直接熟門熟路的朝楊煙茹的院子走去。

楊朝明不甘示弱的跟在後麵:“你居然這麼不知死活,好啊,我要告訴姑母,你不但在廚房偷食吃,還敢打我,到時候看姑母怎麼懲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