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雲西看著楊煙茹,眼裡透著冷意,她都將話說得這麼明瞭,楊朝明也承認衝撞她了,可楊煙茹居然半點不提此事,還把話題繞的那麼遠。

沐雲西心下冷笑,這就是將軍府當家主母的行事風格。

在以為偷食吃的人是個卑賤的丫鬟時,二話不說就要掌嘴,當知道錯的是自家侄子時,楊煙茹又不想著懲罰人了。

哼!

就一會兒的功夫,一個丫鬟已經端著一盤點心走了進來,那點心早已冷透,而且看色澤,明顯就是頭一天做的了。

沐雲朵跟著走了進來,臉上帶著憐憫:“大姐,快吃吧,要是不夠,妹妹再讓人幫你弄點過來。”

沐雲朵示意丫鬟將點心端到沐雲西麵前。

沐雲西冷笑,以前她在將軍府的時候,楊煙茹就頓頓給沐雲朵吃山珍海味,可到了她那裡,全都是殘羹剩飯。

沐雲西冇有理會沐雲朵的戲虐,甚至冇看一眼遞到麵前的點心,她冷眼看著楊煙茹:“夫人就給我吃這個?”

楊煙茹笑著解釋道:“今天廚房飯做得少,現在就隻剩這些了,你先將就著吃點,等到了晚上,我吩咐廚房給你做點好吃的,好好給你補補。”

嗬!沐雲西氣笑了,看來她不發威,這些人都把她當病貓了,楊煙茹以為她沐雲西還是一年前那個膽小如鼠的將軍府大小姐呢!

沐雲西不再站在那裡,而是順了順袖子,直接坐到了楊煙茹剛纔坐的椅子上,楊煙茹眼裡閃過不悅,不過卻冇有表現出來。

楊煙茹示意丫鬟將點心放到桌上,隨後揮了揮手讓她下去,丫鬟放下點心後恭敬的退了出去。

沐雲西掃了眼屋裡的幾人,慢悠悠的開了口:“我的身份,不但是將軍府的大小姐,還是皇上欽點的秦王妃,光憑這一點,我的身份就比你們尊貴了不止一點點,可我從進來到現在,你們誰對我行過禮了?”

楊朝明嚇得身體顫抖了一下,而且沐雲西一直不說剛纔他想對沐雲西不軌的事情,這更讓楊朝明心裡打顫。

沐雲朵卻不把沐雲西擺的架子放在眼裡,她抱著手臂冷哼一聲,不屑的把頭扭朝一邊,不管是沐雲西大小姐的身份,還是她秦王妃的身份,沐雲朵都從不把她放在眼裡。

楊煙茹也滿臉不高興,以前的沐雲西看到她,總是唯唯諾諾的,哪裡會敢這麼跟她說話?

而且以前沐雲西一見到她就恭敬的叫母親,現在沐雲西隻不過當了個不受寵的秦王妃而已,居然敢直呼她為夫人了。

“雲西,我可是你的母親,莫非你還要母親給你行禮不成?”楊煙茹語氣裡帶著不悅和責備。

沐雲西反問:“為何不可?我好歹也是皇上欽點的秦王妃,夫人身為將軍府的當家主母,莫非連這點最基本的規矩都不懂嗎?”

楊煙茹剛要反駁,沐雲西卻不給她機會:“可是夫人見到我非但不行禮,還用一盤吃剩的點心來打發我,哼,夫人,你可知怠慢王妃是何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