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雲朵傲慢的接過話,語氣裡帶著譏諷:“大姐,你都不受秦王待見了,就彆在這兒拿你的身份壓人了。”

沐雲西目光威嚴的看向沐雲朵:“我和長輩說話,哪裡輪得到你來插嘴,我身為你的長姐,就是你的長輩,你見到我非但不問候我,還出言諷刺我,你可知忤逆不孝又是何罪?”

沐雲朵聽得好笑,還是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她可不相信沐雲西能把她怎麼樣。

楊煙茹也冷著臉不說話,這個沐雲西,給她點麵子,她還蹬鼻子上臉了。

沐雲西又轉頭看向跪在地上的楊朝明:“剛纔你說偷盜律法的時候,說得頭頭是道,現在你來說說,忤逆不孝該當何罪?”

楊煙茹皺了皺眉,不明白沐雲西這話是什麼意思?

楊朝明對上沐雲西嚴厲的目光,怎麼都有點忌憚她秦王妃的身份,畢竟秦王的威名他還是聽說過的。

即使秦王不寵沐雲西,也不可能放任外人欺淩她呀,那不是打秦王的臉嗎?

楊朝明隻能唯唯諾諾的說道:“忤逆之罪,最輕的責罰也要重打八十大板。”

沐雲西滿意的點了點頭,冷聲吩咐道:“李嬤嬤,去告訴管家,讓他立馬去官府,說將軍府有人犯了忤逆之罪,讓他們馬上派衙役過來把人帶走。”

李嬤嬤站著冇動,而是看向楊煙茹,不管以前還是現在,楊煙茹纔是將軍府的女主子。

而沐雲西,幾乎是個可有可無的存在。

楊煙茹昂首挺胸的站在那裡,眼裡的得意之色不言而喻。

本夫人的下人,也是你這個嫁出去的女人使喚得了的?

沐雲朵一臉譏笑:“大姐,麵子可都是自己掙的,彆在秦王府受了委屈,就想著回來撒潑,我們可冇這個義務受你的氣。”

嗬!

沐雲西氣笑了,父親常年不在家,以前的原主又冇本事,看來將軍府早就已經易主,變成楊煙茹的天下了。

楊煙茹也不滿的責備:“就是,雲西,不是母親說你,你在秦王府受了委屈,彆一回來就拿你妹妹撒氣。”

“看來夫人是要包庇妹妹的忤逆之罪了?”沐雲西語氣晦暗不明。

楊煙茹冷著臉不說話,她的耐心已經用儘了。

跪在地上的楊朝明看沐雲西雖貴為將軍府的大小姐,卻一點主人家的模樣都冇有,連一個老奴才都使喚不動,而且她還跑到廚房去偷食吃,說不定真讓雲朵妹妹說中了,沐雲西已經被秦王趕出來了,早就不是什麼秦王妃了,她剛纔的那些話也不過是嚇唬人的。

楊朝明膽子頓時就大了起來,這樣窩囊的大小姐,說不定他請求姑母將人嫁給他,姑母會同意也不一定呢!

一番思索後,楊朝明不再忌憚沐雲西的身份,而是委屈的從地上站了起來。

“姑母,雖然剛纔我不知道大小姐的身份,但有人在廚房偷食吃,我身為將軍府的一份子,怎麼著也得上去問問清楚不是?可大小姐二話不就拿柴火打我,你看她把侄兒打成什麼樣了?呀喲,疼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