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上一直忌憚王爺,怕王爺搶了他的位置。”

左立年紀小,說話口無遮攔的,要是左佑在這裡,他鐵定又要被訓了。

果然,沐雲西聽後就神情嚴肅的教訓他:“左立,你身為王爺的貼身侍衛,有些話是不能亂說的,否則遭殃就不止你一個人了。”

左立也意識到自己失言了,他靦腆的撓了撓腦袋:“王妃又不是外人。”

沐雲西無奈一笑,隻怕霍霖封冇有拿我當過自己人吧。

“王妃,你都不知道,我們王爺以前可厲害了。在王爺十六歲那年,皇上隻派給王爺五千人馬就讓他去平叛三萬亂軍,結果我家王爺運用精湛兵法,硬是打贏了。”

“你家王爺那麼厲害?”沐雲西難得的對霍霖封有了好奇心。

“那當然。”左立一臉得意,不過隨後臉就苦了下來。

“王爺一戰成名,在民間威望空前高漲,皇上越發忌憚王爺,回來就收了他的兵權。”

“皇上為何如此忌憚你家王爺?”沐雲西不明白,有這麼一個優秀的兒子,難道不值得高興嗎?

“王妃你不知道王爺的身世嗎?”左立有點難以置信。

沐雲西嘴角有點抽:“你到底說不說?”

左立連忙道:“屬下知道的也不多,隻知道王爺的母妃是個亡國公主。”

“哦?接著說!”

宮中秘聞?沐雲西來了興趣。

左立下意識的左右看了看,壓低聲音:“她的國家是被皇上滅掉的,據說王爺的母妃想複國,不但暗中和前朝舊臣有往來,還想培養王爺擔起複國大任,皇上一怒之下就賜死了王爺的母妃。”

沐雲西皺緊了眉頭,總覺得事情冇有那麼簡單。

“聽說當時有大臣還請奏要把剛滿九歲的王爺也一併處死,皇上不知為何,冇有答應。”

沐雲西聽了這話,突然覺得霍霖封有點可憐。

失去了可以依靠的母妃,皇上又對他有了提防之心,大臣又想著要除了他,他是怎麼在那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後宮活下來的?

“皇上年紀越大,疑心越重,總是給王爺出難題,隻要王爺做不到,皇上就有藉口懲罰王爺了。皇上這次又出了一個難題……”

“關於什麼的?”

“一起案件因牽扯官員家屬較多,不好張揚,皇上勒令王爺暗中調查,要三天內破不了案,就卸了王爺的職位。”

“三天能破什麼案?”這皇上故意的吧。

“誰說不是呢……”

……

沐雲西回到院子裡,交待秋兒要是霍霖封回後院就告訴她一聲。

可是一直到了晚上霍霖封也冇有回來。

沐雲西睡不著,就沿著小徑向前溜達,不知不覺就走到了裕豐院的門口。

“我怎麼到這裡來了?”

“王妃?”左佑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沐雲西轉過身就看見左佑端著一個盤子,裡麵放著熱乎的飯菜。

“你這是……給霍霖封送飯?”他這麼晚了還冇有吃飯,太拚了吧!

“是呀,我和王爺剛從外麵回來。

“把盤子給我吧,我幫你去送,你也快去吃飯,都已經子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