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朝明現在隻能儘量降低自己的罪責,否則要讓在場的人知道他居然還想玷汙大小姐,那他真的就隻有死路一條了。

沐雲西看了那個丫鬟一眼,示意她出來說話,丫鬟咬了咬牙,低著頭站出來跪到了沐將軍麵前:“老爺,奴婢有話要說。”

眾人都不明所以的看著這個丫鬟。

楊朝明卻嚇得膽子都破了,這個死丫頭現在站出來,她想乾什麼?

“你要說什麼?”沐將軍威嚴的看著跪在堂下的丫鬟。

“剛纔奴婢去廚房放籃子的時候,撞見楊少爺在對一個女子意圖不軌,那個女人奮力反抗,還拿柴火打了楊少爺,可女子顯然不是楊少爺的對手,眼看就要遭楊少爺的毒手了,奴婢就出聲問他們在乾什麼?楊少爺立馬讓奴婢拿繩子把女子綁起來,說她是小偷,因為女子的臉被抹花了,奴婢並不知道女子的身份,現在聽你們說起剛纔的事情,奴婢才知道,楊少爺想要輕薄的女子,居然是大小姐。”

這個丫鬟也是個聰明的,不但摘除了幫著楊朝明綁沐雲西的責任,還隱晦的說出幸好是自己出聲救了沐雲西,否則隻怕沐雲西已經遭楊朝明的毒手了。

丫鬟話音一落,屋裡的人神色各異。

楊眼茹一臉震驚,這個侄子居然如此膽大包天,將軍府的大小姐他也敢輕薄。

沐雲朵卻恨恨的在想,這個表哥可真冇本事,要是玷汙了沐雲西該多好,到時候看秦王還會不會把她當寶?

沐將軍和沐向陽臉上都是憤怒之色,連秋兒也惡狠狠的瞪著楊朝明,想上去踢他幾腳。

沐雲雪同樣憤怒的看著楊朝明,他仗著自己是夫人侄子的身份,平時也總是對她動手動腳的,沐雲雪礙於楊煙茹的麵子,總是對他避讓三分,冇想到他居然把主意打到大姐頭上來了,真是罪不可恕。

楊朝明嚇得匍匐在地,身體抖成了篩子,下一秒就有嚇尿的可能。

霍霖封已經起身扶住沐雲西的雙肩上下打量:“你有冇有事?”

霍霖封語氣裡帶著心疼和憤怒,冇想到回個門,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沐雲西輕輕搖了搖頭:“我冇事,放心吧。”

霍霖封周身透著駭人的冷氣,他冇看跪在地上的楊朝明,而是冷眼看著沐將軍:“嶽父大事,此事你要如何給本王一個交待,本王歡歡喜喜的帶著王妃回門,可本王王妃不但被誣陷偷盜,還差點被自家妹妹命人打爛了臉,現在居然連一個下人都想輕薄本王的王妃,到底是將軍府目中無人,還是所有人都以為本王的人好欺負?”

沐雲西看了霍霖封一眼,緊緊抿著唇,心裡卻覺得暖暖的,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她越來越喜歡被霍霖封護著。

沐將軍蹭的站起來,朝霍霖封拱了拱手:“王爺放心,這件事老夫一定給你一個交待,因為雲西也是老夫的女兒。”

沐將軍說完,轉身一腳踢在楊朝明的心口上,楊朝明被踢得撞到門框上又砸了下來,嘴裡立馬吐出一口鮮血。

沐向陽也是氣極:“父親,讓孩兒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