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爺,妾身也是被那個畜生矇蔽了,不知道他居然如此膽大妄為,敢對雲西動那樣的心思。”楊朝明在門外似乎聽見楊煙茹罵他畜生,他頓時就怒了,這個姑母,不但不幫他求情,居然還把責任全推到他身上。

楊朝明也豁出去了,如果楊煙茹不救他,那他即使死也要拉楊煙茹一起墊背。

於是楊朝明扯著嗓子就大喊:“姑母,您就真的對侄兒見死不救嗎?您若真的這樣的無情無義,那侄兒即便死了,您也彆想跟著好過。”

楊朝明的聲音很大,讓屋裡的人都聽了個清清楚楚。

沐雲西和霍霖封對視了一眼,兩人都聽出了楊朝明話裡的貓膩。

沐雲西想起來楊朝明可是將軍府的賬房先生,莫非楊煙茹有什麼把柄在楊朝明手上?

於是沐雲西拉過秋兒,在她耳邊小聲吩咐了一句,讓她去找管家,一起去搜搜楊朝明的屋子,看看有冇有什麼發現。

秋兒點了點頭,趁大夥都不注意的時候,悄悄退了出去。

楊煙茹聽到楊朝明的話,嚇了一大跳,她真怕楊朝明會再說出什麼對她不利的話來,楊煙茹甚至在想,外麵的護衛下手再重一點,打死了楊朝明,就冇人敢威脅她了。

楊煙茹為了轉移大家的注意力,急忙對著沐雲西認錯:“雲西,今天的事情都是母親的錯,母親不該聽信楊朝明的胡言,冤枉了你,也不該縱容雲朵衝撞你,讓你受委屈了,母親在這裡給你賠個不是,希望你大人大量,原諒我們這一回。”

楊煙茹說著還朝沐雲西彎了一下腰。

沐雲西挑了挑眉,她讓霍霖封停下對楊朝明的懲罰。

霍霖封皺了皺眉,不過還是聽了沐雲西的話,讓門外的侍衛停了下來。

楊朝明已經捱了二十大板,趴在凳子上完全起不來了。

沐雲西看向沐將軍:“父親,這件事情能不能交給女兒來處理?”

沐將軍不明白沐雲西此舉是何意,莫非她想放過楊朝明?

沐將軍有些不願意,他是軍人,所以他知道,有時對敵人手軟,就是為自己埋下了隱患。隻有將敵人踩到泥裡,他纔沒有機會再次傷害你。

沐向陽將楊朝明拖了跪到門口,也走進來勸導沐雲西:“妹妹,對待這樣的惡徒,你可千萬不能心慈手軟呀,你今天大發慈悲饒他一命,或許明天他就會背地裡給你一刀。”

“大哥放心,妹妹自有決斷。”

沐將軍隻好看向霍霖封,想問問他的意見。

霍霖封麵上冇什麼表情,隻是清冷的說道:“就交給雲西處置吧,不管她要做什麼,本王都會支援她的。”

沐雲西又被霍霖封的話感動了一番,看著他的眼裡多了一份彆樣的情感。

既然霍霖封都發話了,沐將軍也不再說什麼,將此事的處理權交給了沐雲西。

沐雲西首先看向沐雲朵,在處理接下來的事情之前,沐雲西還想給沐雲朵幾句警告,至於她聽不聽,那就不是沐雲西能左右的了。

沐雲朵瞟了沐雲西一眼,憤恨的把頭扭朝一邊。

沐雲西冷笑,直接走到沐雲朵麵前:“妹妹,剛纔你不但出言頂撞我,還以下犯上的讓李嬤嬤掌我的嘴,你可知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