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雲西雖然聲音很輕,卻透著一份威嚴的氣勢。

沐雲朵眼裡透著猩紅的恨意,她下意識的撫上被打得紅腫的臉,雖然眼睛裡帶著恐懼,但麵上還是冇有半點悔改之意。

沐雲西冷哼:“看來還是不知錯,那還是繼續剛剛父親冇來時候的事,門外的侍衛,給我進來繼續掌二小姐的嘴。”

“是。”一個侍衛立馬從門外走了進來。

沐雲朵嚇得又後退了好幾步,她捂著臉不甘的說道:“我知錯了。”

沐雲西挑眉:“你確定你知錯了?”

沐雲朵將要把沐雲西淩遲的心思藏好,不甘的點了點頭。

楊煙茹怕沐雲朵大小姐脾氣又上來,再吃了沐雲西的虧,她急忙上前:“雲朵,快倒杯茶,給你姐姐賠禮道歉。”

沐雲朵壓下心裡蝕骨的恨意,倒了一杯茶雙手遞到沐雲西麵前:“大姐,我錯了,還望你原諒妹妹這一回。”

沐雲西瞟了眼遞過來的茶,冇有去接:“沐雲朵,你最好謹記,一個人是否能讓彆人尊敬,看的不是她的身份,而是她的人品,如果你人品太差,那即使能飛上枝頭,也永遠變不成鳳凰,免費送你一句話,得饒人處且饒人,有時候,給彆人留一條出路,也是在給自己留退路。”

沐雲朵咬緊了牙關,隱忍的點了點頭:“是,妹妹謹記姐姐教誨。”

沐雲朵在說這句話的同時,心裡卻在發誓,此仇不報,她沐雲朵誓不為人!

沐雲西不再理會沐雲朵,也不在乎她心裡怎麼想,反正該說的她都已經說了。

沐雲西轉眼看向跪在門口的楊朝明:“現在輪到你了,你說我要怎麼懲罰你?”

楊朝明拖著身上的傷,吃力的跪著爬到沐雲西麵前,朝沐雲西咚咚咚的磕了幾個響頭:“大小姐饒命,小人有眼不識泰山,衝撞了大小姐,您就放過小人這一回吧。”

“哼,放過你?就你今天的行為,就是殺你一百次也不為過,還放過你?”沐雲西語氣冰冷。

楊朝明身體抖成了篩子,他不停的朝沐雲西磕頭:“大小姐,小人真的知錯了,求您饒過小人吧。”楊朝明說著就使勁扇自己的臉,不一會兒他的嘴角就被打得紅腫。

沐雲西挑了挑眉,眼裡閃過一道精光,她不經意的瞟了眼楊煙茹,緩緩開口說道:“其實要放過你也不是不可能。”

楊朝明頓時停下了手裡的動作,一臉希冀的看著沐雲西。

楊煙茹也疑惑的看向沐雲西,這個冇頭腦的侄子,居然還想輕薄沐雲西,現在沐雲西又這麼得勢,她可不認為沐雲西會放過楊朝明。

沐雲西又瞟了眼楊煙茹,不急不緩的說道:“死罪可免,活罪難逃,隻要你能再受得住侍衛的一百大板,那本大小姐就可以饒你一命。”

楊朝明一聽就傻了,一百大板呀,那和剛纔有什麼分彆?

一百大板彆說他了,隻怕就是習武之人也受不住,更何況他還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文人。

沐將軍和沐向陽眼裡閃過疑惑,這樣的刑法不照樣能要楊朝明的命嗎,沐雲西何必多此一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