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煙茹壓下心底的怨恨,頂著一張被自己打腫的臉,弱弱的答道:“是,妾身謹記老爺教誨。”

“還有,老夫不知你以前是怎麼對待雲西的,過去的事老夫可以既往不咎,但從今以後,你若再對老夫陽奉陰違,再對雲西不好,那老夫就把你休了,到時候你可彆怪老夫心狠。”

通過今天的事情,眼明心亮的沐將軍也知道,其實楊煙茹對待沐雲西,並非她說的那樣好。

楊煙茹嚇得身體一顫,急忙保證:“老爺放心,妾身一定會好好對待雲西的,以後不會再讓她受半點委屈了。”

沐將軍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他隨即又看向沐雲朵:“還有你,雲西怎麼說都是你大姐,你怎敢命一個奴纔去打她,以前在學堂學的禮儀都被你吃了不成?”

沐將軍也知道這個女兒平常是個刁蠻的,但都是自己的女兒,隻要她不是太過分,沐將軍也選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今天沐雲朵的行為實在是太過分了。

沐雲朵隻能不甘的認錯:“女兒謹記父親教誨。”

沐將軍最後把目光放到了楊朝明身上:“你以下犯上,居然敢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來,實在是罪不可赦,而且退一萬步說,即使你不知道雲西的身份,也不該對著一個女子做出如此冒失的舉動,我將軍府不會再收留你這樣品行敗壞的人,向陽,即刻將他扔出將軍府。”

“是,父親。”沐向陽朝沐將軍抱了抱拳,拖著楊朝明就走了出去。

楊朝明也冇有再求饒,能留住一條命都是他幸運的了。

霍霖封看了眼門外的左立,示意他派人留意楊朝明的動向,不要給他再來傷害沐雲西的機會。

左立會意,跟在沐向陽身後走了出去。

事情結束,沐雲西也鬆了一口氣,沐將軍卻還想著剛纔沐雲雪冒犯霍霖封的事情,今天她冒犯的如果是彆的王爺,隻怕早就被關進大牢受刑了。

沐將軍可不希望自己的女兒日後行事再如此魯莽,不管是嫡出的女兒還是庶出的女兒,沐將軍都希望她們行為端正,不要在人前失了該有的禮法。

“雲雪,過來給王爺賠禮道歉,剛纔你太魯莽了。”

沐雲雪這時才後知後覺的感到害怕,她剛纔指著罵的人可是秦王呀,她一個庶出的身份,居然敢做出這樣大逆不道的舉動,要是秦王降罪下來,隻怕會連累到她膽小的母親。

沐雲雪立馬朝霍霖封跪了下來:“王爺,剛纔臣女太著急了,所以衝撞了王爺,還請王爺恕罪。”

霍霖封冷著一張臉,看著沐雲雪的眼神有些陰惻惻的。要不是這個女人魯莽的跑出來罵他,他也不至於讓沐將軍誤會。

“霍霖封,不是……王爺,三妹剛纔也是關心我,她無意衝撞你的,你就彆和她計較了。”

沐雲西急忙要把沐雲雪扶起來,沐雲雪卻不敢起來,畢竟是她衝撞秦王在先的。

霍霖封坐在椅子上不說話,沐將軍也不好替女兒求情,畢竟剛纔沐雲雪的行為確實太放肆了,以至於他也跟著做了失禮的舉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