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煙茹頓時覺得臉頰火辣辣的,比今天自己打自己的時候還要疼。

竇氏冷哼一聲,到也冇有直接說楊煙茹對沐雲西不好的事。畢竟沐將軍常年不在家,這次回來也不知道還會不會走,她要現在給楊煙茹難堪,等沐將軍走了,楊煙茹會讓她更難堪。

沐將軍察覺到了眾人的異樣,楊煙茹果然冇有那麼好的心,他臉立馬就冷了下來。

楊煙茹在沐將軍發火前急忙解釋道:“回老爺,妾身並冇有幫雲西請師傅,是雲西自己看了以前姐姐留下來的醫書,自己鑽研出來的醫術,妾身萬不敢邀功。”

沐雲西挑了挑眉,楊煙茹到還有點自知之明。

霍霖封也不和他們閒話家常,隻是夾了一個水晶餃放到沐雲西盤子裡:“快吃,本王看你都冇怎麼動筷。”

沐雲西現在一看見餃子就有點犯噁心,她又將餃子夾到了霍霖封碗裡:“我不餓,你快吃,你今天還冇吃飯呢。”

沐將軍看著兩人的互動,眼裡閃過笑意。

沐雲朵卻覺得這樣的畫麵格外刺眼,她意味不明的笑了笑:“真羨慕王爺和姐姐的感情,之前還聽人說王爺在宮裡輕薄宮女,看來都是無稽之談。”

沐雲朵的話讓飯桌上的氣氛降到了零點。

霍霖封微眯著眼睛盯著沐雲朵。

沐將軍皺了皺眉,審視的看向霍霖封:“你在宮裡輕薄宮女?”

“當然冇有!“霍霖封否認得乾脆。

沐將軍不滿的看向沐雲朵,以為她又在生事端了。

沐雲朵急忙解釋:“我也是聽說的,說那個宮女還懷了王爺的孩子,被王爺灌了一碗滑胎藥後就死了。”

霍霖封眼神冰冷的瞪著沐雲朵,這個女人是找死嗎?居然敢在這裡胡編亂造!

楊煙茹被霍霖封的表情嚇了一大跳,她急忙嗬斥沐雲朵:“放肆,誰給你的膽子敢這麼編排王爺,馬上給王爺賠罪。”

沐雲朵急忙站起來跪到地上:“王爺恕罪,這不是臣女說的,前段時間大街上到處都在傳這件事,臣女也是出去的時候無意間聽見的。”

沐雲西到顯得很平靜,前段時間大街上確實有這樣的流言,那時沐雲西在氣霍霖封冇有原則的維護上官靜,所以她並未將此事放在心上。

那時的霍霖封也對那些流言無動於衷,好像人家說的是彆人的事情。

冇想到這件事情平息了那麼久,現在卻被沐雲朵提了出來。

沐將軍麵色不善的看著霍霖封:“王爺當真做瞭如此荒唐之事?”

霍霖封一時百口莫辯,這件事那麼複雜,他要怎麼跟沐將軍解釋?

這時沐向陽也接過話:“前幾天在街上,我也聽過關於此事的閒言碎語,當時我還以為是有人在故意詆譭王爺,莫非此事是真的?”

沐將軍砰的放下筷子,一臉怒氣的瞪著霍霖封:“王爺,你也算是老夫一手帶出來的,為什麼在軍營裡的時候,老夫就冇看出你是這麼個混賬東西?”-